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庶女逆天:男配个个是绝色》废柴庶女逆天魔帝 帝王攻 庶女逆天:男配个个是绝色801

更新时间:2021-01-18 06:02:08

《庶女逆天:男配个个是绝色》废柴庶女逆天魔帝 帝王攻 庶女逆天:男配个个是绝色801 连载中

《庶女逆天:男配个个是绝色》

来源: 作者:璃戈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慕府,慕家

主角叫慕府,慕家的小说是《庶女逆天:男配个个是绝色》,它的作者是璃戈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魏朝太武十年,燕京。 纵然只是慕府的**道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魏朝太武十年,燕京。

纵然只是慕府的**道上的一扇角门,那古朴庄严的气势也不是平常世族可以比拟的。

慕清幽在丫环的搀扶下下了马车,门外迎接的李嬷嬷便走上前来,作势福了福,道:“姑娘可算是来了,路上辛苦了。”

李嬷嬷话虽然说得客气,可那行礼的动作却一点都不地道,膝盖都没弯上一弯,脸上的神情也是冷冷的,看不出一丝热情和恭敬。这也难怪,慕府长盛千年,无论世事如何变迁、朝代如何更替,朝堂之上总有慕家男儿的一席之地。这一代的慕家家主慕华韵不但是圣上亲封的护国公,更是过世的慕皇后和现在的慕贵妃的生身之父,煊赫荣耀凌驾于亲王之上。莫说是府上的夫人、姨娘、公子、小姐,就是有点体面的下人,那也都是见惯了大世面的。这李嬷嬷是慕府里的老人,在夫人身边是极为得用的,慕清幽只是偏房远支的一个庶女,如何能入得了她的法眼?

慕清幽扶住李嬷嬷的手,道:“劳烦嬷嬷在此迎候,清幽实在过意不去,快莫客气。”

“应该的。”李嬷嬷呵呵干笑一声,眼睛在慕清幽身上肆无忌惮的打量起来。眼前的少女只十三四岁的年纪,柳叶眉、丹凤眼、琼鼻樱唇、面如桃花,模样倒是生得极为俊俏,只那一身打扮颇有些小家子气,穿着一身普普通通的淡黄色绸衣,除了头上那根比头发丝粗不了多少的银簪之外,通身上下再无一件饰物。

李嬷嬷看了看慕清幽,又看了看跟在她身后的小丫环,那丫环的年龄和慕清幽差不多大,低垂着头,两只手揉着衣袖,怯怯懦懦的样子,看了就让人不欢喜。李嬷嬷不由得心中鄙视:主子奴才倒是一对儿,一样的寒碜样子,不晓得的人还以为是姐妹呢!

李嬷嬷又伸长了脑袋瞄了眼停在一边的慕清幽的马车,那车壁上的油漆已然脱落干净,早已看不清原来的颜色,拉车的马儿也是瘦骨嶙峋、耷拉着马头一付要死不活的样子。她鄙视的神情便更加明显了,故意讶然道:“姑娘就只带了一个丫环跟着?也没带上些箱笼来?四老爷没告诉姑娘此次进京就不回去了么?”

“父亲说过了,我只捡有用的带了几件在身边,都在马车里,用不着另外装箱笼。”慕清幽面色平静道。

“哦——”李嬷嬷拖长了尾音,一脸的了然,末了,又似是很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你看我,真是越老越不晓事!姑娘大老远从江南过来,舟车劳顿了数月,我却挡着姑娘在门外啰嗦,真是该死……府里门小进不得马车,只好麻烦姑娘身边的姐儿拿了行李,委屈姑娘随老婆子走进去了。”

“国公府邸的门槛自然比别处要高,清幽能走进去已是三生有幸。”慕清幽淡淡的说着,转头对身后的丫环道:“平儿,去车上取了我的行李。”

“是。”

名唤“平儿”的丫环应了一声,转身上了马车,不一会拿了个帛布小包下来。李嬷嬷见了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她身后的一群小丫环们更是笑得前仰后合。见过寒酸的,倒还真没见过这样寒酸的!虽说是旁支庶女,却也终归是世族不是?莫说是燕京城中的官宦小姐,就是稍微有些家资的商贾之女也不至于这样啊!就那一个小小的包裹,别说金银首饰,怕是连衣裳都没几件吧……

平儿涨得脸色通红,却也不敢发作,只深深的低下了头去。慕清幽却是淡然处之,脸上的神情平平淡淡的,看不出一丝的情绪波动。

“姑娘莫怪,这些个小蹄子都是没规矩的,”李嬷嬷自己笑完了,倒把责任推到了身后那群小丫环的身上,她回头瞪了一眼,这才又转回头对慕清幽道:“姑娘快随我进门罢。”

“嗯。”

李嬷嬷转身朝门里走,丫环们一边笑着一边在她身后跟着,也没人去管慕清幽主仆二人。慕清幽在迈进那道高高的门槛的时候,抬头朝门楣处望了望,那门楣上也如前头正面的大门处一样高高的挂了块匾额,匾上书写着四个遒劲有力的大字:慕府**。

离开二十年了,她再次踏进了这座千年望族的府邸。天道循环、生死往覆,一切的起源终归还是要从这里开始。

她不自觉的想起了二十六年前的那一天,当时的她比现在还要小一些,只是一个六岁的小小女童,一身的破衣滥褛,被母亲牵着,便也是从这里、这道**走进去的。比起当年,如今的她尚有粗布麻衫可穿、尚有虽不聪明但却忠心的丫环平儿服侍……已不知强了多少。

前世她是卑微下贱的私生女,六岁才得以认祖归宗。她犹记得当时母亲牵着她踏进这道**的时候脸上那喜悦的表情,小小的她当时是第一次见到母亲露出那种发自内心的笑,看着母亲明媚的笑容,她也真的以为不用再四处飘零,终于有了一处安身立命之地。却不想进门之后等待她们母女的竟是无尽的羞辱与欺凌!

因为母亲出身青楼,慕华韵虽然认了她们母女,却不过是当两个奴仆养着,根本不许她叫他一声“爹”。若是府里来了客人,慕华韵便会命人将她们丢进柴房,严防死守,生怕一不留神被贵客们看了去,丢了他尊贵的脸。

管事的嬷嬷们把什么脏活累活全安排给她们母女做,日以继夜的不得半刻休息,稍有不满意就随意打骂。

下人们尚且如此,就更不用说嫡母、哥哥和姐姐们了。

偌大的慕府里没有一个人把她们母女当人看。

十二岁时她终于忍受不了这样无休无止的折磨,宁愿流落街头也不愿再看到那些所谓的“家人”们的恶毒嘴脸,她找了一个机会,不顾母亲的苦苦哀求而离家出走。

“你既然一心要走,娘也知道拦不住你,在你临走之前娘只想告诉你一件事:娘从未后悔跟了你父亲,纵使他再怎样苛待我们母女,娘也没有后悔过。你的名字是娘给起的,娘不指望你能出人头地,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过日子,一生安宁。你要记住娘的话,你叫慕宁,你永远都是慕家的女儿……”

“慕家的女儿?慕宁?”十二岁的少女冷笑一声,第一次用她的方式忤逆了母亲:“娘请放心,我不会改名换姓,我会时时刻刻记着娘对我的教诲……更会永世不忘慕家人加诸在我们母女身上的痛苦!”

她甩开了母亲死死拉着她的手,没有任何犹豫和不舍,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慕家。再次流露街头的她本以为会饿死冻死,却不想竟是苦尽甘来,在一个寒冷的冬夜里得遇名师。

“你根骨绝佳、天资极高,老夫想收你为徒,你可愿意?”

“我愿意……”

师父将她带回山上悉心教导、倾囊相授。她没有辜负师父的期望与栽培,十八岁时她便已将师门绝学“圣心诀”练至了至高的“七元天”的境界。一身武功通神彻鬼,满腹才学经天纬地。

她出师下山,独闯天下。此后惊才绝艳,指点江山,在乱世之中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也曾让曾经高高在上的慕家人后悔惊骇、匍匐颤抖。

那时鞑靼**,诸侯割据,无数草莽揭竿而起,前朝风雨飘摇,天下分崩离析,黎民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她鲜衣怒马、横空出世,欲凭一已之力肃清宇内,还复天下太青,然后接了母亲一起过安稳逍遥的好日子。

她驱除鞑虏、会盟诸侯,沙场征战、疲于奔命,倒一时腾不出手脚来对付慕家。却没想到祸起萧墙,那曾经信誓旦旦、海誓山盟的男人在登基称帝的前一天哄她喝下了“神机”!

“朕已经不需要你了。”

“你太过聪明,太过强大,朕要江山永固,就不能留你活在人世。”

“你不用白费心力,‘神机’之毒无色无味、无药可解。你内力越强,血液流动的速度便越快,毒性也发作得越快。说起来,想要制住你还真的不容易,若不是慕华韵敬献了这失传数百年的天下第一奇毒,朕还真的不敢贸然对你下手。”

“你放心,你永远是我大魏朝的开国皇后,也是朕今生唯一的皇后。虽然你未能给朕生下一男半女,但千秋万代、永享太庙的资格还是有的。”

“朕会昭告天下,说你殚精竭虑、积劳成疾而死,朕会将你风光大葬……你麾下的四十万将士可是我大魏的精锐,朕不会让他们起疑心的,哈哈哈!”

她恨!

恨自己历经磨难却仍不知世道险恶,人心如鬼!

恨自己自诩聪明却仍不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恨数年并肩携手、生死与共的结发之情却敌不过权力与欲望的泯灭人性!

“陛下何必跟这贱人废话,一剑杀了,趁早干净!”

“爱妃所言极是!”

锋利的长剑贯穿了她的胸膛,她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面前纵声大笑的男女——那是她的夫君和“姐姐”。

元晟,慕宓。

原来他们早已经背着她勾搭在了一起,可笑她却一直蒙在鼓里。

“元晟!你丧尽天良,猪狗不如!我今生错看了你,纵使死也不会放过你!我诅咒你断子绝孙!诅咒你的魏国灰飞烟灭!”

她本以为人死如灯灭,这彻骨的仇恨终究无法得报。却不想上天垂怜,让她脱体重生,能够再活一世。可是,老天似乎很喜欢跟她开玩笑,竟然让她重生到了慕家远支偏房一个四岁小女孩的身上。

清醒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