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金戈红颜》吃一粒金戈能干几次 同人女 金戈红颜GV

更新时间:2021-01-14 12:01:40

《金戈红颜》吃一粒金戈能干几次 同人女 金戈红颜GV 连载中

《金戈红颜》

来源: 作者:锦飒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骆风泉,骆仙仙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金戈红颜》的小说,是作者锦飒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锦书拽着前面的人的衣角,一路上颠颠地哼着小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锦书拽着前面的人的衣角,一路上颠颠地哼着小曲:“吾值年少好时光啊,生的堂堂端正貌,背井离乡闯天涯,遇上贵人一打打。这里的郎君多俊俏,那里的姑娘多敞亮,吾活得乐陶陶啊,乐——陶——陶……”

骆风泉额上的青筋暴起,倏地停下脚步,害得锦书差点没刹出车,一头栽到他的身上。

锦书揉了揉撞痛的额头,抱怨道:“喂,你……”抬头正好对上骆风泉冷飕飕的眼神,心虚地咽了口唾沫,硬生生把即将出口的话给吞了进去。

骆风泉的眼神如果是一把利刃的话,估计已将锦书千刀万剐,碎尸万段了。

提醒自己要冷静,他压抑着内心汹涌的怒火,冷声道:“你到底要跟着我们到什么时候?”

这家伙不知哪根筋搭错了,从刚才起就一脸笑眯眯地问东问西,恨不得把他家的祖宗十八代都给打听全了。自己被缠到没办法只得告诉了他名字,其余什么也没透露。

没想到这家伙一点也不知趣,竟然拍着他的肩,脸不红气不喘地宣扬“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的理论,还以不认识借宿地,外加夜黑风高及寒霜露重独自在外不安全也不健康为由,涎着脸皮一路跟他们到现在,还不怕死地拽着他的衣衫,哼着那走音的小曲儿,一直没心没肺地试图挑战他的忍耐极限。

本来以他们的轻功,想要摆脱这个难缠的家伙是轻而易举的,但骆仙仙那丫头不停地朝他递眼色,笑得一脸灿烂,意为“这家伙很有趣,她还没玩够”。

整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

锦书眨着亮晶晶的大眼睛,一副单纯无辜且理直气壮的模样:“我又不认识回去的路,难不成你让我一个人睡大街上啊?而且我就你们俩朋友,今夜只能麻烦你们了。”

骆风泉的嘴角蓦然抽搐起来,恨不得一拳把那张人畜无害的笑脸打飞。

朋友?什么时候他们的关系已经上升到这个阶段了?

这家伙,真不是一般的自来熟!

骆仙仙发现他的手已经攥成拳头,于是懒洋洋凑上前,拍了拍骆风泉的肩膀,声音不大,刚好让骆风泉能听见。

她清咳了两声,道:“别忘了,老哥让你切勿心浮气躁,此乃武家大忌也!”

骆风泉的脸顿时更黑了几分,但周身凌厉的杀气却渐渐淡下去。

骆仙仙支起下巴,饶有兴趣地道:“送佛送到西,哥,咱们就去趟王府吧。”

半晌,骆风泉没好气地瞪了仙仙一眼:“你是想去看那个人吧?”

骆仙仙笑得不露破绽:“助人为快乐之本。”

骆风泉默然,眼神冷冽地扫过一脸谄笑的锦书,蓦地叹了口气。

自己招惹的麻烦,能怪谁呢?

“走吧!”他无奈地揉了揉眉头,先行向前迈开步子。

锦书就像只偷到荤腥的猫,捂着嘴暗暗笑了。她非常识趣地点点头:“放心吧,骆兄,我不会太过叨扰贵府的。”

骆风泉冷哼了声,没有接话。骆仙仙则轻快地走到锦书的身边,笑得意味深长:“不会叨扰,颜哥哥,走吧。”

女孩的声音甜美,笑容也甜美,但自小习武的颜锦书却莫名地感到了一种压迫感,额上涔下了一滴冷汗,她讪笑道:“太见外了,叫我锦书就好。”

骆仙仙乖巧地点头:“锦哥哥,走吧。”

锦书赶紧闭上嘴,安安静静地跟在他们身后。

拐过一条又一条巷子,锦书方才觉得不对,迟疑地问道:“骆兄,咱们这不是去你家吗?”

骆风泉没有理她,只是径直往前走,又拐过一条巷子,停在一座府邸门口,转身,冷然开口道:“到了。”

锦书缓缓抬头,“关雎王府”四个大字跃然眼前。

与玉笙寒一同来的时候,因为一直坐在轿子里,所以辨不清王府的方位,再加上她是正宗路痴一枚,刚刚随骆氏两兄妹走时也就没注意,这下倒着实让她吃了一惊。

锦书颤巍巍地伸出手指,摇晃不稳地指向骆风泉:“你……你怎么知道我住这儿?”

骆风泉白了她一眼,走上台阶,轻叩大门。

不一会儿,就有人来开门。本来因着是大黑夜的扰了看门人的清静,那人边拉门,边嗔道:“这黑灯瞎火的,是哪位大爷来串门子?您也选对点啊……”门一敞开,正好对上骆风泉冷冽的神色,看门人登时变了脸,给了自己一个不轻不重的嘴巴子,赔笑道:“瞧小人这张贱嘴,小侯爷您来,小人欢喜还来不及了,怎会……”

骆风泉面无表情地挥挥手,冷冷道:“我就送个人来,不用通知王爷了。”

他神色寒然地看了锦书一眼,然后移开视线,转身往前走去:“仙仙,我们走。”

锦书怔怔地望着他的背影,有些茫然,“小侯爷”三字让她半天没缓过神来。

骆仙仙看风泉头也不回地拔腿就走,心下一着急,连忙扯住他的袖子,略带恳求意味道:“哥,咱就进去坐会呗。过门而不入,要是寒哥哥……不,是王爷,要是他知道了,心里会难受的。我很想他……”

“你忘了吗?”骆风泉的脸上隐隐带了些怒意。

“我知道,那些人都说他是不详,是祸兆,可我就觉得寒哥哥是好人……”她喃喃道,语气里的哀怜与期待让他心下一恸。

“只一会,”他抬头望了一眼那金碧辉煌的门匾,阴着脸道,“这样的地方,我一秒也不愿多待。”

骆仙仙蓦然松了口气,忙不迭地点头,只是那俏丽的小脸上带了三分欣喜,三分怅惘,还有一分忧伤。

这时,只听得那清亮而柔和的声音随风传来,若清泉石上流一般,伴着轱辘的缓缓滚动声,显得格外飘渺与遥远:“谁在外面?”

骆风泉的脊背蓦地一抖,别过脸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