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鸾凤鸣》鸾凤鸣小说 BG文 鸾凤鸣罗御

更新时间:2021-01-12 06:01:15

《鸾凤鸣》鸾凤鸣小说 BG文 鸾凤鸣罗御 连载中

《鸾凤鸣》

来源: 作者:墨枫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上官,宁裳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墨枫原创小说《鸾凤鸣》,主角是上官,宁裳,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宁裳慢悠悠的走到他面前,鄙视的睨他一眼,“就你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宁裳慢悠悠的走到他面前,鄙视的睨他一眼,“就你这种水平也敢自称是我的师兄?我要是你,早就找个地洞专钻了,哪里还有脸在这里丢人现眼!”

“……”上官皓月不断的告诉自己,淡定淡定,她只是个不懂事的小丫头,童言无忌。可是心里却怄的很,自己的武功虽算不上武林第一,但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居然被这个刚入师门没几天的小丫头片子给暗算了。更怄的是,竟然被她封住了死穴!

死穴乃武者大忌,被封后等同于半个废人,若被封的时间长过三个时辰,到时候就成了真正的废人。太大意了,若今天封住他死穴的人是敌人,他上官皓月的快活日子就到头了。

宁裳拿出一把微型柳叶刀,在上官皓月的脸部外一公分处摇晃,“你说,如果在你这张俊脸上划上几条刀疤,它会变成什么样?”

“你别乱来。划哪里都不能划脸!”这张脸他自己都不舍得用力搓揉呢。

宁裳那双狡黠的眼睛微微弯起,“怕毁容吗?那就告诉我,聿执絮到底得了什么病?”

闻言,上官皓月了然的笑道:“他中毒了,一时半会解不了。”原来这小丫头喜欢上絮了,只是情路恐怕会坎坷的很。絮是那么冷情的一个人。

“什么毒?”

“相思泪。一种无药可解的毒。”

无……无药可解?宁裳小小的身子瞬间僵硬,执刀的手不由自主的颤抖,上官皓月的话不停的在她的脑子里盘旋,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聿执絮中毒与她何干?她才不要心痛……不要不要!宁裳胡乱的甩头,希望能够甩掉这种不舒服的感觉。

“啊呀……该死的丫头!”

宁裳猛然回魂,却见上官皓月脸上有一丝血迹,再看看自己手上的刀,刀尖上也有。她当下就懵了,楞在那里不知所措。虽然上官皓月很不讨喜,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要真正伤他,最多只是想作弄他一下而已。现在糟糕了,万一他毁容了怎么办?

上官皓月见她像个不小心犯了错的孩子一样一脸无辜,脸上顿时泛起宠溺的微笑,“百宝盒第二十二层暗阁左边第七个暗箱,清风玉露膏。”老家伙的百宝盒他偷偷翻过几百遍,对里面的构造一清二楚。

宁裳立刻按他的指示找到了药膏,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踮起脚尖为他抹药。她现在满脑子里都是自责,哪里还记得什么男女之防。

上官皓月只是微微楞了一秒,便释然了,她只是个还没长大的孩子。忽然,目光一晃,刚好对上一对深邃的眸子,“絮?”

正在为他抹药的宁裳迅速回头看去,却只来得及捕捉到一抹墨绿。聿执絮今天穿的就是墨绿长袍!她将药膏塞进上官皓月手上,“自己抹。”扔下身后叫的无比凄惨的上官皓月,迅速朝那个身影追去。她现在才意识到刚刚给上官皓月抹药的姿势有多暧昧,聿执絮一定是误会了。

但不管她怎么跑,都仅仅只能看到那抹墨绿的背影。她边跑边叫:“聿执絮,等等我。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她真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怕他误会。只知道心里有个声音告诉她,一定要追上前去解释清楚。

闻言,聿执絮的脚步停顿了片刻,但仅仅只是片刻而已。他没有回头,施展轻功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宁裳茫然的看着前方,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聿执絮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她失落的垂眸,失神的缓缓向前拖动脚步。突然,脚狠狠的撞在一块硬东西上,接着重心不稳,身子猛的向前倾,她这才回神。可惜太晚了,已经稳不住了。

宁裳认命的闭紧双眼,本以为会与大地进行一次亲密接触的,却没想到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她惊喜不已,抬眸,越过他高挺的鼻梁,刚好对上那双深邃的眼睛,幽黑的眸子中透着一丝暖意,可当她想再瞧个清楚时,那里只剩下一潭冰冷的死水了,不见半点波澜,仿佛刚刚只是她的错觉。

忽然,耳畔传来一道如陶埙般低沉暗哑的声音,“你还想在我怀里赖多久?”

闻言,宁裳猛然回魂,快速从他怀里跳出来,心虚的垂下眼眸,不敢看他。她刚刚好像盯着他出神了。真囧!

宁裳等了许久都不见他说话,于是小心的抬头偷瞄他一眼,却发现他正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她连忙低头。可仔细想想,她又没做错事,怕他干什么!于是再次抬头,理直气壮的说道:“你误会我了。”

“……”

宁裳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不爽的叫道:“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冷冰冰的?我又不欠你银子……”忽然想到她的确骗过他两千两银子,于是改口,“我是说,我和你又没有仇,你干什么对我冷冰冰的!”

聿执絮依然不语,转身就要走。

宁裳连忙拦住他, “我和上官皓月没什么的,我刚才只是给他擦药。”

聿执絮冷声说道,“与我何干。”

宁裳瞪大眼睛,脸上呈现出一个大大的问号,他竟然说与他何干?

聿执絮淡淡的瞥她一眼,然后绕过她离开。

宁裳嘴巴半张,想说点什么,却终是什么也没说。似乎……的确……与他无关。转头看了看他的背影,便垂眼,失魂落魄的离开了。

而另一边,上官皓月等了许久也不见他可爱的小师妹回来给他解穴,只好一边干巴巴的瞅着四周,一边扯开了嗓子喊,希望有人能够听到他的求救声。正当他叫喊的起劲的时候,一个声音响起——

“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竟着了小丫头的道。”

上官皓月无比哀怨的说道,“絮絮,你可不可以先解了我的穴道再挖苦我?”

聿执絮以掌勾起一道劲风,直推上官皓月腰间。

“啊呀呀--你谋杀啊?拔出我腰间的银针就够了,你干什么用内力?而且力道还那么重。”恢复自由的上官皓月向后退几步,继续囔道,“其实你不用吃醋的,小宁儿就像我的妹妹一样,妹妹给哥哥擦药……”

“你太闲了吗?”

有人恼羞成怒了。

上官皓月识相的把后面的话吞回了肚子里,惹怒絮的下场可是相当恐怖的。但是,有些话憋在心里又难受的很,上官皓月挣扎了半晌,最后小心翼翼的说道,“宁儿好像……喜欢……”剩下一个‘你’字消失在聿执絮的背影里。

上官皓月眸子里精光顿现,絮虽然心冷,却从来没有这么失态过,至少从来没有在他的面前失态过,而这次却拂袖而去。看来,无痕公子的心被搅乱了。

上官皓月嘴角勾起一个诡笑,长兄如父,事关他人见人憎花见花恨的小师妹的幸福,他这个做大师兄的怎么能够袖手旁观呢?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