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燃烧的野草》野草燃烧属于什么变化 玻璃 燃烧的野草GV

更新时间:2021-01-07 18:02:41

《燃烧的野草》野草燃烧属于什么变化 玻璃 燃烧的野草GV 连载中

《燃烧的野草》

来源: 作者:碧霄2466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罗依依,林大妈

独家完整版小说《燃烧的野草》是碧霄2466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罗依依,林大妈,书中主要讲述了: 沈天曜嗤笑一声,低低道:“罗依依在你旁边,是不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沈天曜嗤笑一声,低低道:“罗依依在你旁边,是不是?”

“没有——!”凌信诚立马反驳,语速很快,发直的眼神却蓦地抖了一下。

“怎么可能呢?依那个丫头的性格,知道你没死不去找你才怪呢?”沈天曜哼哼一声,拿出一副你休想骗我的架势,顿了顿,又无奈地问:“信诚,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呀?什么时候回来呀?公司里还有些问题,我一个人搞不定,还得你来!”

凌信诚定了定神,脸色忽然变得阴晴不定,沉声说:“我这边还有些事没有处理完,暂时回不去,你先撑着。”

“拜托——!”沈天曜长吁短叹着,很是沮丧地说:“我的凌总,这可是你的公司,我可是被你强拉入伙的,你不能把这边的事都丢给我一个人呀。”说着,竟然抽了抽鼻子,装出艰难哭泣,不堪重负的样子。

凌信诚叹息一声,仰起头来,斟酌了片刻,才轻声允诺:“好,我会尽快的。”

沈天曜重重嗯了一声,神态又认真起来,试探着问:“那,对罗依依,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呀?你的计划里,这一环是不是最容易出纰漏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手机的边缘,他发出了嘶嘶的怪笑。

凌信诚不说话了,冰郁的目光也随之沉默下来,仿佛有一把无形的刀在轻轻割着他的心口,他闭下了眼睛,突然有些喘不过气来。

沈天曜在电话那端沉默了良久,又轻轻地说:“信诚,无论做什么,你一定要三思而后行啊,千万不要做出让自己追悔莫及的事情。”

晚风凄凄,夜幕低垂。

罗依依抬起双手捂住自己的脸,感觉自己的脸好烫好烫,像燃烧起来了一样。

凌信诚接完电话,跟个没事人一样,走过来对她说:“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罗依依连忙摆手,客气地推辞道:“不用了不用了,就两步路,我走回去就行了。”

凌信诚不说话了,只是用一种难以言表的坚硬目光瞪着她,一动也不动。

罗依依很快怂了下来,灰溜溜地走到轿车旁边,打开车门自己乖乖地坐进去。

凌信诚上了车,将她送到了林大妈家门口,不等他开口说些什么,罗依依火急火燎地下了车,往屋里跑去。

她跑进了客厅,将门关上,背靠着门站着,良久良久。

约莫五分钟后,她才听到门外汽车缓缓发动的声音。

知道凌信诚已经离开,罗依依拍着胸脯,暗暗松了口气。

一抬头,却发现沙发前的林大妈正用一种郝然带笑的奇怪目光注视着她。

罗依依有些尴尬地贴着墙壁往前走了走。

林大妈伸着脑袋,很热心地问:“凌先生送你回来的?”

罗依依连忙点头。

“你们俩到底什么关系啊?”林大妈很是好奇。

罗依依拢了拢自己的头发,思索了片刻,才小声地回答:“我们是邻居,也是同学,还是彼此喜欢的人。”

林大妈哦一声,点点头,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我就说嘛?你一个姑娘家大老远的跑到这山里来,肯定是找自己的心上人嘛?”

罗依依嘿嘿一声,有些不好意思地拍拍自己的脸,笑眯眯地道:“我先上去睡了。”

林大妈冲她示意:“去吧!”

罗依依蹬蹬噔跑上了楼梯,转弯的地方又停下,掉头对林大妈说:“我把今天的工钱一会儿给你拿下来。”

林大妈摆摆手,客气地说:“不急不急。”

罗依依跑进了自己的房间,一转身,疲惫地躺在那张舒适的大床上,不停地眨巴着眼睛。

她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像过电影一样又回忆了一遍,最后缤纷混乱的脑海里只剩下凌信诚温暖的拥抱和炽热的亲吻。

凌信诚吻了她,这是不是代表他还是很喜欢她的。

罗依依咬住嘴唇,脸颊悄然泛红,有些窃喜的样子,她趴在床上,用力揉了揉自己的脸蛋,提醒自己不要得意忘形。

此时此刻的罗依依完全将今日遇袭的事抛之脑后,心心念念的都是凌信诚对她的好。

控制不住地傻笑着,一转念,又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

罗依依翻下床,扑到桌子底下,打开行李箱,掏出了自己的钱夹,准备给林大妈结账。

——

晚上九点一刻,凌信诚回到了家里,别墅里空荡荡的很安静,一丝声响也没有。

他走进叮当的卧室,发现叮当已经睡着。

凌信诚给叮当盖好了被子,关掉床头的小灯,然后轻轻关上了门,来到了客厅里。

婉约的月光透过真丝窗帘照进来,陈设华丽的客厅里隐隐流动着寂静的光雾。

凌信诚披着月光,一个人静静地在沙发前默坐着。

他觉得自己今天失控了。

心里有些懊恼也有些内疚。

罗依依的一颦一笑,她的哭闹,甚至她倔强的表情不断在他的脑海里闪现着,挥之不去。

他开始后悔自己下午对罗依依的安排,把她一个人丢在那里,差一点让她遭受难以挽回的伤害。

他也觉得自己不应该失去理智的强吻罗依依,明明她刚刚经历了那样的惊吓,他怎么还能这样待她,他的所作所为完全失控了。

凌信诚用力搓了搓眉毛,手背上隐约传来的刺痛提醒着他今天发生的一切是如此的真实。

拉开了茶几前的抽屉。

一个白白的小药箱跳脱出来。

凌信诚将药箱拿出来,打开,里面有罗依依给他买的药,除了肠胃药、感冒药,还有其他家庭必备的药品,创可贴,消毒酒精,棉签,满满当当的一箱子。

凌信诚微提口气,眼波暗暗流转着,心底第一次有了某种莫名的期待。

也许,也许他也不用太过悲观,总会找到办法的,他们之间一定还有回旋的余地,至少,此刻,他真的不想失去罗依依。

凌信诚一夜未眠,第二天一大早,他沿着山间小路往森林深处晨跑。

清晨的山林间弥漫着白白的雾气,有啁啾鸟鸣声间歇响起,映衬得四野里更加空灵寂静。

身后忽然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凌信诚下意识地回头。

是罗依依,披着朝阳,笑脸如花地追了上来。

凌信诚的心蓦地沉了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