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穿书之梦境制造者》梦境制造者 最新章节 穿书之梦境制造者总受

更新时间:2021-01-07 12:05:41

《穿书之梦境制造者》梦境制造者 最新章节 穿书之梦境制造者总受 连载中

《穿书之梦境制造者》

来源: 作者:不羡佳人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程旭,萧府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穿书之梦境制造者》的小说,是作者不羡佳人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一转眼,清言只身站在萧府门口,两位衣着华丽的老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转眼,清言只身站在萧府门口,两位衣着华丽的老人正满脸笑容站在门口迎客,而一个个

客人携着礼物,说一些祝福话语使得两位老人嘴角都上扬到耳边了。

清言观察了一下,府门口的牌匾挂上了红色彩带与花朵,周围都冒着喜气,不用说就是萧府某家小姐或者公子的婚礼。

萧府?师母?!

因客人都是拿着请柬进府做客的,而你在这梦中怎可会有请柬,于是便想等他们都走后偷溜进去瞧瞧。

因在门口鬼鬼祟祟的,清言早就引起了萧府的人的注意,而刚还在迎客的女主人看清你之后,却径直向你走来。

“聂姑娘来了啊,快请进快请进。”

说罢便拉着你的衣服,硬是将你拉进了萧府。直到停在门口,便听到那位男主人说道,“聂姑娘牵我家小时与程旭的红线实属是我府的贵客,快些去见见程旭,交代些事宜罢。”

天助我也?

你因是程旭师妹的原因,又成了程旭和萧时的媒人,如今大大方方地进了萧府。而进入萧府后第一件事便是去寻找新郎。

此次进入的是师父的梦境,而师父身为新郎该会去哪里?

你快步向大堂走去,越靠近些,人越多了些,那些客人吵吵嚷嚷,坐在宴席中喝着喜酒,吃着佳肴,唠唠家常,实属热闹。

而你无心去听这些热闹,只一心想寻找到程旭。果不其然,他在堂中央,与坐在一桌的师父与师兄弟们一起喝酒畅饮,敬完一杯杯酒却仍是那淡定模样。

你就在远处站着,看他一杯杯清酒下肚却面不改色,可真是千杯不醉。

见他敬完所有师兄弟们走向下一桌后,你上前立刻制止,拉着他的手往少人的地方走去。

被你拉走时手里还拿着一只酒杯,杯中酒水被你这一拉扯也洒的干净。

“师妹?师妹!你到底要拉我干什么?”他终是用力甩开你的手停下,你也随之停了下来,转过头,望向他时眼神暗藏着复杂的感情。

“你实在不能再喝了!”

你双手环着胸,见他的脸终是因酒喝得通红,抓他袖子时手中都沾染着酒气。

是有多开心才喝成了这样。

被你这样训斥,程旭不爽地皱了皱眉,只道,“师妹,我无碍。”

站都站不稳了还无事?清言瞧他摇头晃脑的模样忍不住地笑出了声,见到自己的师妹也这样嘲笑,程旭不禁脸红起来。

“你们都知我紧张。”

原是因为大婚紧张,所以才拼命喝酒灌醉自己啊。清言无奈地摇了摇头,看着自己的师父半醒不醒的模样,无奈地又将他拖了回去。

你气鼓鼓地瞥了瞥,道,“你无碍?那走时为何还要我撑着?”

可自从拜堂完了之后,见到一身喜服的小时,我的心就开始乱跳,连腿脚都开始发软了起来。

清言扶着摇摇晃晃的他,边迈着步子边道,“还是要恭喜师兄了。”

师父能梦到与师母的大婚之日,说明这便是他最想要的,最美好的结局。

只见程旭眼神中带着些落寞,淡淡开口,“之前岳父岳母不同意我与萧时,最后,还是岳父岳母的成全”

你试探的问了问,“若仍不愿呢?”

他释然地笑笑,“那便与她二人小隐于山,过着男耕女织的日子。”

好家伙,我还以为你会为爱放手,说她适合更好的呢,结果,不管父母同不同意你们都会在一起。

“我只想与她相守一世,白首不分离。”

虽刚开始羞于追师母,如今的他真是说得一嘴土味情话。

你满意地点了点头,接着问道,“成婚以后有何打算?”

他略些思索,然后道,“找一学徒,将我毕生本领交与它,再与小时日日作伴,游山玩水。最后生儿玉女,子孙满堂。”

你再也不说话了,他也实在是做到了,师父收我为徒,传授我毕生所学还赠与我梦令萤,与师母居在山中日日逍遥自在。

只不过,她比他先走一步罢了。

你不知下一步该如何帮他,萧时是凡人,而他早已修道成仙,师母如果不因捉萤离去也迟早会比师父先走一步。

最终,也还是得告别。

你深感惋惜,望向欣喜的师父也带着一丝同情。随即,脑中有一种荒谬的想法飘过。

把这时间就停在离别之前不就行了?

你眉眼微弯,像是想到了师父的未来,师父师母慈祥的坐在门口,看着桃花簌簌而落,子孙围坐在他们身旁,喝盏清茶,听着他们讲述他们的故事,欢笑传遍了整个山林。

想必,他也是这样希望的吧。

就因是在梦中,所以他心之所想,也终会在这里的时空实现。所以,现在的师父幻想着以后与师母游玩山水,子孙满堂,他也最后实现这些愿望。

也算是圆满的结局。

终于,你搀扶着他回到迎宾的大堂,这时也正是送洞房的时辰了,师兄弟和青年壮士们开始起哄,在洞房门前调侃程旭,弄得程旭满脸通红。

终是,被那些亲朋好友们推进了洞房,待亲友们散去,洞房的红烛被吹灭时,你也逐渐变得透明,月光照在你的身上显得格外透亮。

最后,就那样的消失殆尽,只留下点点星沫闪耀着。

再睁眼时,只听到有什么东西掉落,而屋内的师父早已长眠,安详地躺在床边。

像是忘了一切的痛苦,长眠时师父紧蹙的眉角早已舒展。

你被藏在白帽底下,眼眶不自觉地干涩,随即落下泪来,望着他安详的面容,心如石头沉入大海。

往外望去,外面早已昏暗只有几盏烛光,因房间内没有烛光点亮,月光洒进房中,照得安睡的师父格外通亮。

想必他们早已在外等待多时,于是便推开门来,让他们进来。

郁青见门被打开,慌忙地往房内走去,见父亲早已离开,终是忍不住哭出了声。

犹如前夜悲伤惨烈。

萤火给她的侧颜烙上一个个朦胧的光边,清言紧盯着花灯里的萤火,思绪万千,始终寻不到尽头。

郁青抱着父亲的身体,却只觉身上寒冷,而父亲也逐渐透明。

郁青想要抓住,却觉手上也逐渐没有知觉,直到眼前早已无人,才知自己早是孤身一人。

她没有父亲了。

眼里早已含满泪水,但却回想起父亲对自己说不要为他悲伤,要好好的继续活下去的话语,郁青又硬生生地把眼泪憋了回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