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青锋凉似月》青峰凉似月txt 出柜 青锋凉似月BI

更新时间:2019-08-11 01:27:07

《青锋凉似月》青峰凉似月txt 出柜 青锋凉似月BI 连载中

《青锋凉似月》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楚秋诗 分类:玄幻言情 主角:刀意,王可

楚秋诗新书《青锋凉似月》由楚秋诗所编写的玄幻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刀意,王可,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月倾寒双手打出繁复的手决,她清冷的声音响在这片林间: “吾以吾血引明月!” 夜空钩月之上,一道只有半寸直径的月华之力瞬间洒下,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月倾寒双手打出繁复的手决,她清冷的声音响在这片林间:

“吾以吾血引明月!”

夜空钩月之上,一道只有半寸直径的月华之力瞬间洒下,射入到问月剑之中。

高大黑衣人虽然看不到降下的月华之力,却能看到月倾寒的动作。他不禁心头猛跳,瞳孔紧缩。这又是刺血、又是打手决念咒的,明显是要动用底牌了。

巨大的危机感让高大黑衣人的双眼瞬间出现了血丝,他猛地怒吼一声:“阻止她!”言罢,他便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直直冲向了月倾寒。

然而他没注意到的是,瘦小黑衣人心中的恐惧在这一刻已经达到了巅峰,他虽然畏惧那位主上而不敢逃跑,却下意识地放慢了前冲的脚步!

月倾寒对这一切全然不理,只将全部的心神放在了将要发动的明月引之上。她知道,魅姬拼死也会护住她的。

月倾寒想的是没错的,就在高大黑衣人即将冲到她面前之时,魅姬便发动了最强的一击。

她张口发出一声轻啸,啸声如自远古而来,带着一丝古老的韵味。一只高约三丈、有着九条尾巴的火狐虚影出现在其背后,看不清五官的火狐却给人以极大的压迫感,正是她的天赋技能“封焰”。

方圆两里之内的所有火灵气瞬间尽数融入了魅姬的体内,她的修为竟被硬生生提高到了君阶初期的程度。

魅姬的双眼中跳动起了几不可查的火焰,她抽调此刻体内全部的灵力,对着那满身杀气的高大黑衣人,举起了赤月。

魅姬知道,她的小姐,现在已经将半条命都托付给了她。

“如此女子,不该为男子玩物。”

“不必,你已经是自己人了。”

“她叫魅姬。”

“若再遇妖兽,你便出手。”

想起她的小姐和她说过的每一句话,那淡漠下的细腻,那不多却暖心的话语。

魅姬不禁在心中喃喃:小姐,今生今世,魅姬之火,只为您而燃。

这一刻,天地仿佛都安静了!

夜风拂过魅姬的长发,那飘扬的三千烦恼丝好似在述说着,她经历过的悲伤、痛苦和无助。墨色的夜,衬托的她眼中的火焰更加的明亮,那跳动着的火焰,仿佛在说着,过去的苦痛都将化为灰烬,我将得到新生!

一种虚幻的,近乎感觉不到的势,在魅姬的身上形成,她眼中的火焰也彻底的凝聚而成!

所谓:“心之所向者,火之所及!”

品尝了无数人生苦痛的魅姬,在这一刻,以拼死守护心中唯一温暖之地的心境,领悟到了心火之意的雏形。

心火刀意加持,魅姬紧咬着牙,拼尽全力对着那已经举刀的高大黑衣人,便是一斩而下。两道交叉的火焰刀芒直直斩向了高大黑衣人。

“火舞斩”,这是《火舞掠影》中记录的,极少数的强攻性刀法中的一招。魅姬之前一直没有掌握,便是因为她没有刀意。而此刻,刀意雏形已成,自然是水到渠成。

高大黑衣人见其不由双目充血,他怒喝一声:“找死!”其手中的大刀裹挟着金色的刀芒,对着火舞斩的交叉处,猛然斩至。这一刀,在生死危机之下,他可谓是已经拼命了。

“锵”的一声,火舞斩被硬生生斩碎,化作了漫天飞舞的火蝶。而高大黑衣人的一刀则被震得猛然一顿,威力被硬生生卸去了三层,才继续朝魅姬斩去。

然而即便如此,若是这一刀正面斩中了魅姬。以她现在毫无灵力的状态,就算用赤月挡一下,恐怕也是五脏尽碎的下场。

千钧一发之际,魅姬突然对着高大黑衣人露出了一个魅惑众生的笑容,并发出了一连串娇媚的笑声。

高大黑衣人的眼神顿时就是一直,他斩出的一刀也随之一缓。就是这一缓,他的力道又少了三层,只剩四层。

而魅姬则抓住高大黑衣人眼睛发直的瞬间,强行扭身躲开了他这一刀,同时将赤月双刀交叉挡在了胸前。

狐族最招牌的能力:魅术!

魅姬的魅术虽然因为她从未练习过,所以威力不大。但她毕竟是血脉纯度达到可以觉醒血脉天赋技能的人,再加上距离太近,高大黑衣人又没有防备。这才一击奏效,救回了她自己的命!

但饶是如此,魅姬依旧被刀上裹挟着的劲气冲地仰天喷出一口鲜血,倒飞而出。直直撞在了一棵大树的树干之上,身体无力的滑落时,生生又呕出一口鲜血,神态变得极为萎靡,显然已无再战之力。

魅姬只为月倾寒挡了一击,拖延的时间也不过是一吸,但这已经足够。

明月引需要准备时间,主要就是因为引大量月华之力融入剑中需要时间。然而今日是乌云遮月,能借到的月华之力比较少,这所花费的时间自然也就会少上很多。

所以,月倾寒的第二套法诀已经结束。

她开口,冷淡的声音听在两名黑衣人耳中好似死神的轻喃:

“吾以吾身融此剑!”

月倾寒身化白光融入问月剑之中,问月剑发出一声高亢的剑鸣,光芒大盛。

大盛的剑光,映照两名帝阶黑衣人惊恐的眼,让他们紧缩的瞳孔显得如同针尖。

一道无匹的、快到肉眼难见的剑光贯穿而过!

毫无反抗之力的,明月引贯穿了二人的心脏。两名黑衣人喷出一口鲜血,不甘地软倒于地,没了气息。

剑光敛去,一道白影从问月剑上分离而出。月倾寒翩然落地,嘴角溢出一道血丝。她不在意地伸手抹去,收起问月剑,快步向魅姬走去。

此刻的魅姬,无力地靠着树干,面色苍白如纸,如火的红唇染着点点鲜血。

如此虚弱的她,双眼却是极为的明亮。看到月倾寒走来,她不由露出一个虚弱却极为明艳的笑容,压抑着激动道:“小姐,我好像领悟了,您所说的刀意!”

对于魅姬能领悟刀意,月倾寒并不意外。在她被那五道刀芒震的吐血之时,她便感觉到了魅姬身上隐隐的势。对于这种势,她再熟悉不过了,那是意的雏形,她自己就领悟过两次。

其实,要杀那两名帝阶黑衣人,她还有其它较为稳妥的办法,比如:斩出两剑抽调半身灵力的满月,那高达一万七千七百多王的攻击力绝非那两名帝阶黑衣人所能抵挡。

但她却选择了相对来说最直接也最危险的方式。让魅姬为她阻一下那两人,她发动明月引。

领悟意还是要趁热打铁为好,她这么做就是希望魅姬能趁着此刻对势稍有感觉,而在生死关头突破,真正的领悟到意的雏形。

月倾寒在赌,赌赢了,魅姬领悟刀意,对她的助力就会更大,姬南梦见到魅姬时也会更开心几分。赌输了,就只能忍痛消耗一张月玉锋给她的刀符了。好在,魅姬并未让她失望,终究是赌赢了。

“嗯!”月倾寒浅笑点头,“恭喜你,魅姬!”

魅姬的笑容更加明艳了,她欢喜道:“谢小姐。”

月倾寒蹲身,将手搭在魅姬腕间,灵力探入其体内,随即收回。

魅姬的伤并没有看上去那般的严重,只是灵力耗尽、內腑受到剧烈震荡罢了。这种伤势对于修炼者来说,只要服几颗疗伤丹,再调息几个时辰便会痊愈。

远处,王可荆站在树木的阴影中,看着月倾寒两人所在的方向,面上的神情被树影遮挡显得明明暗暗看不真切。她向站在她身后的黑衣人道:“回去告诉老爷子,对方战力很强,启用第二方案。”

“是!小姐。”

黑衣人刚要离去,就听王可荆又道:“你家主上,他……在干什么?”声音中难掩温柔和想念。若是月倾寒此刻在场,定会恍然,原来这女人的温柔似水在这里。

黑衣人躬身道:“属下不知。”

王可荆的语气中带上了几分无奈:“罢了,我早知你不会说,你去吧!”

黑衣人再次躬身道:“是!属下告退!”

次日。

天色刚亮,月倾寒两人便齐齐睁开了双眼。服过丹药又静坐疗伤了大半夜的两人,本就不重的伤势已然痊愈。

月倾寒从储物灵戒中拿出干粮分给魅姬。

魅姬接过,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小姐,您觉得昨夜的那十人,是哪方的人?”

月倾寒一边吃着干粮,一边将十枚储物灵戒放在身前的地面上,一一查看。同时回道:“很难说。”

表面上看,这些人是东方家人,那句让月倾寒留下魅姬就可以证明。但月倾寒觉得,没人会在出手之前傻乎乎的自报一下家门,最有可能的就是祸水东引。

魅姬没再追问,只看着月倾寒的动作。她知道,那十枚储物灵戒是昨夜那十人随身带的,也许其中会有什么线索。

十枚储物灵戒中,共有灵石一百余万、丹药宝器若干,并没有能证明这十人身份的东西。

对此月倾寒并不觉失望,没有才是正常的。她反而因为从其中的一枚储物灵戒中发现的一块直径一尺左右,其上刻着繁复纹路的金属制小圆盘而有些惊讶。

将其取出,月倾寒仔细地查看,这竟是一块阵盘。她对阵法一道只知道一些皮毛中的皮毛,只能粗略地进行辨识。

从材质上看,这应该是一块六品的阵盘。其上没有比较明显的杀气或锋芒之气,估计应该是困阵和迷阵一类。

心中道一声:算是个好东西。月倾寒便将其收了起来,而剩余的东西,则是被她全部递给了魅姬。

魅姬看着自己手中的十枚储物灵戒,不由垂眸,柔声道:“谢小姐。”

月倾寒没有回应,她将最后一口干粮咽下,起身道:“走吧!”

魅姬见此也起身,皱眉道:“小姐,没了王可荆我们…..”后面的话被月倾寒拿出的一枚玉简给止住了。

“这里面有地图。”言罢,月倾寒便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