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三千年人生实录》纵横人生三千年笔趣阁 君臣文 三千年人生实录小攻

更新时间:2019-07-20 22:27:33

《三千年人生实录》纵横人生三千年笔趣阁 君臣文 三千年人生实录小攻 连载中

《三千年人生实录》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鹤栖松 分类:仙侠奇缘 主角:贺洞仙,小贺

完结小说《三千年人生实录》是鹤栖松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贺洞仙,小贺,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第十八章:西北轻舟 西北荒芜之地,飞沙走砾,黄沙漫天,方圆百里难寻花草鸟兽之踪迹。 这是一个艰难的环境,但却和荒无人烟四个字搭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八章:西北轻舟

西北荒芜之地,飞沙走砾,黄沙漫天,方圆百里难寻花草鸟兽之踪迹。

这是一个艰难的环境,但却和荒无人烟四个字搭不上关系。

因为天山千年深雪融化汇成了山脚下的牡丹湖,就是这样一个唯一的湖泊,孕育了西北的繁荣盛景。

西北人挖开湖泊引出三条溪流,这三条溪流分别是杜鹃溪,梅花溪,兰花溪。

四百年前在杜鹃溪旁,有一座名为轻舟山的巍峨山脉从天而降,西北人虔诚呼为神迹。

自从轻舟山出现,西北变得愈加繁荣,而轻舟山上逐渐建起了诸多道观庙宇,各自占着山头,接受信徒朝拜。

这也是乱世中除天都,东北峦城,以及京城张氏皇族外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

可四百年后的今天,谁都料不到会有一个小姑娘将要改变这一切。

杜鹃溪旁,贺洞仙悠悠转醒,她一脸茫然的躺在地上,好久没反应过来。

“小姑娘,你醒啦?”鲤鱼活泼的蹦跶在贺洞仙手边,看上去异常开心。

“我活了一大把年纪,还没见过不需要水就能活的鱼呢,这球就给我吧。”

鲤鱼其实在缩小的花瓣球里,但是这个花瓣球已经几乎透明的肉眼不可见了。

贺洞仙一怔,反手一捞,将鲤鱼拿在手里,碰到的却是球的触感。

她抱紧花瓣球站起身来,从远处看,像是一条鲤鱼悬浮在她身前。

贺洞仙问道:“鱼儿,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鲤鱼在球里欢快的游动,“不知道,你去探探路。”

贺洞仙迷茫道:“这里群山环绕,溪流汩汩,山上绿意盎然,但是溪流之外的平地却寸草不生,好奇怪啊。”

她一边说着,一边沿着溪流往前走,“我以前也住在山脚下,但是没见过这样的情形。”

鲤鱼道:“天底下的怪事多了去了,你只要多出去走走就不会感到奇怪了。”

溪流两边都是山,这山仿佛是被什么东西给劈开似的,山势削陡,山壁光滑,一路垂直往下。

两山之间有不止的狂风肆虐,刚好在溪流的出山口,导致贺洞仙无法再前进一步。

贺洞仙道:“这里走不过去了,我们肯定会被吹走的。从山上过?”

鲤鱼道:“你试试—哦对了小姑娘,我们认识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贺洞仙半路拾起一根树枝,一边探路一边道:“贺洞仙,道贺的贺,洞破的洞,神仙的仙。”

“好名字,好名字,我就叫你小贺好了,”鲤鱼笑嘻嘻的在花瓣球里吐着泡泡。

“我是道枝,大道的道,树枝的枝。”

“道枝,你是男鲤鱼还是女鲤鱼啊?”

道枝严肃的说,“人族才分男女,兽禽族类只分雌雄。”

贺洞仙噢了一声,继续问道:“那你是雌鲤鱼还是雄鲤鱼啊?”

道枝贱兮兮道:“我们龙脊鲤鱼没有雌雄之分的。”

它看着愈加茫然的贺洞仙,坏心眼道:“意思就是,女孩该有的东西我们没有,男孩该有的东西我们也没有。”

贺洞仙不知道道枝在讲什么,但是她很清楚这鲤鱼在耍她玩。

她愤怒的上下震荡了一下花瓣球,道:“不要玩了,快想想办法怎么出去。”

道枝肚皮上翻,道:“不要理我,我现在是一条死鱼了。”

贺洞仙气的嘴巴鼓起来,把花瓣球放在地上,作势要离开。

“哎哎哎,小贺,小贺,小贺!”

“我想到办法了,真的,没耍你,快抱我起来。”

道枝连忙在后面大喊,太过心急,带着花瓣球在地上滚了几圈。

贺洞仙一笑,重新抱起了花瓣球。

道枝玩累了,躺在花瓣球底部道:“你往这座山上走,我感受到了轻舟界那帮老头子的气息,他们是好人,肯定会帮你的。”

贺洞仙疑惑道:“轻舟界的老爷爷们?他们是来惩罚那个疯子的吗?”

“可能吧,”道枝懒洋洋道,“不过他们办事能力可真够差劲的。”

“裂缝都开了四百年了,还没抓到那个疯子。”

贺洞仙无视这句话,努力的想要爬到山顶。

这座山是轻舟山脉中最高的一座,让一个常年习武的成年男子来爬到山顶也要四个时辰。

贺洞仙只是一个六岁的小女孩,爬到半山,她已经迈不开腿了。

“这山好高啊,道枝,我们找点吃的休息一下吧。”

道枝道:“吃草吧,我看那帮老头闲着没事就啃草吃。”

“那肯定是什么灵草吧,怎么能和野草一样。”

贺洞仙无语,把花瓣球放到一棵树下,她开始攀爬这棵大树。

树上有许多红彤彤的果子,看着饱满多汁,很甘甜可口的样子。

贺洞仙伸手拨了四五个下来,轻盈的跳回了地面。

她兴奋的拿起一个果子,用衣服擦了擦,张嘴就咬。

“啊,”贺洞仙嫌弃的扔开果子,拼命擦嘴咳嗽,“这果子好苦好难吃啊!”

这果子又酸又苦,非常涩,贺洞仙沾上果汁的舌头一半都麻了。

“明明看着很好吃的,怎么会这样?”

道枝仍然躺在花瓣球底部,它道:“小贺啊,你该学的还有很多啊。”

“凡事要谨慎,不要被假象给欺骗了。”

贺洞仙心情不好,立马回道:“道枝你怎么什么都要讲大道理,这果子我不去试吃能知道它难吃吗?”

她把剩下的果子捡起来,拢到树下同一个地方,挖坑把它们给埋了。

“真难受,我好久没吃东西了。”

道枝又多嘴道:“真正饥饿的人是不会管食物难不难吃的,你现在不吃也没关系,还没到这种程度呢。”

贺洞仙气结,想再与鲤鱼理论,这时突然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

“小友,这果子得煮熟才能吃啊。”

贺洞仙回头,发现身后站着一位身着藏蓝色道袍的看着非常仙风道骨的老头。

他笑眯眯的捋着胡须,道:“贫道道号归一,不知小友名讳?”

贺洞仙又老老实实把名字重复了一遍,谁料刚说完,那道士就拍手连道三声妙字。

“我看贺小友和这位鱼道友满面风尘,不知二位是否愿意到我们轻舟观里小坐一番?”

贺洞仙抱起花瓣球,和里面的鲤鱼对视了一眼,齐声道,“好。”

那老道一笑,拿起浮尘一挥,转眼之间两人一鱼已经置身于一个破旧异常的道观里。

道观里满是灰尘,没有人居住过的痕迹,许多藤蔓已经缠绕住了房屋,看不出以前的样子。

道枝大喊道:“呔,兀那老道,你是不是在骗我们两个!”

“这哪里是住人的,你是不是想绑了我们两个做什么坏事?!”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