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贤王》贤王闪过劳死 小白文 贤王年下攻

更新时间:2020-08-10 04:09:48

《贤王》贤王闪过劳死 小白文 贤王年下攻 连载中

《贤王》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飞翔的浪漫 分类:历史 主角:苟参,苟德胜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飞翔的浪漫原创小说《贤王》,主角是苟参,苟德胜,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胡不为这一句倒是差点将苟参问住了,心说难道这时还没有明察秋毫这句成语?那自己的马屁可不是要拍到马蹄子上? 不过这也难不倒汉语语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胡不为这一句倒是差点将苟参问住了,心说难道这时还没有明察秋毫这句成语?那自己的马屁可不是要拍到马蹄子上?

不过这也难不倒汉语语言学专业的苟参:“禀县令,《孟子·梁惠王上》有言曰‘明足以察秋毫之末,而不见舆薪,则王许之乎?’”

胡不为一听点头:“原来如此,侍曹你饱读诗书,原来知道这个典故,本县倒是孤陋寡闻了。嗯,能看到一根毫毛的末梢,而看不到一车柴草,谓之明察秋毫,好。”

胡不为吊完了书袋子说:“苟参,你继续。”

“卑职谢过县令,俗话说亲兄弟明算账,属下不能占我家哥哥几个的便宜,毫厘之间,关乎弟兄情分,为了避免今后再生嫌隙,家产还是分清了的好。”

苟盛心说你这黄口小儿,你敢说你还没占便宜,原本是要分你的房产,如今反倒成了回头分我们的,亏大了!

胡不为看看苟德胜三个没有异议,再次的准备宣判,苟参又张开了口。

“启禀县令,属下还有一事,请县尊秉公执法。”

“哦,你还有何事?”胡不为这会都有些诧异了,他有些弄不清楚这个自己从来没有注意过的小差役怎么一夜之间就变得这么睿智和聪明。

“县令,刚才属下所提及的是我母亲所遗留的财产,我对此毫无疑意,县令言出法随,真是颖水县的子房再世。”

苟参说的子房就是西汉张良。

张良,字子房,被汉高祖刘邦封为留侯,谥号文成,早年张良曾谋划暗杀秦始皇,他是汉高祖刘邦的谋臣,汉朝的开国元勋之一。

张良与萧何、韩信同为汉初三杰,有勇有谋,是颍川郡城父人,而颖水县正是颍川郡的一个下属县,苟参将胡不为比作张良,自然是高赞了这个胡县令。

胡不为颇为受用,捻须点头,听苟参继续说:“县令,既然我母亲的遗产分割完了,那就以逸待劳,再将我父亲那份,也一并给分了吧。”

苟参一说,大家再次的“啊”了一声。

众人都在想这个苟参年纪小小的,可是心思却是缜密,不但要打疼苟家这三个兄弟,这简直就是要将他们打的万劫不复。

苟参说完,苟德胜看着他说:“你,四弟,你怎么这样!”

苟参对着苟德胜疑惑的回答:“我怎么这样?什么是我怎么这样,大哥,我一直这样啊?难道你觉得我不应该是这样,那你觉得小弟应该是怎么样?你们是那样我就是这样,再说这样没什么不好啊,事情一次解决,省得今后咱们弟兄因为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再伤和气。”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兄弟为手足,像这种龌龊而有碍我们兄弟情感之事,断然不能再发生了,哥哥身为苟家老大,眼光如炬,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苟德胜看着苟参人畜无害的脸,听着他饶舌的话,眼睛紧锁了一下,仿佛看到了一条冰冷的毒蛇。

可是苟德胜这会已经没法和苟参争辩什么了,他自己刚才给苟参下的套子有多紧,这会将自己给勒的就有多难受。

还有,这个颖水县令胡不为好像很欣赏苟参,今天自己是讨不到半点便宜了。

胡不为正要宣判,苟德胜忽然的“哎呀”一声,“噗通”的往地上一躺,嘴里说:“我的肚子很难受,哎呦,疼死我了……”

苟德胜在地上滚了起来,差役过去看,但是制止不住他。

胡不为看看苟参问:“这是何故?”

苟参摇头:“属下不懂,不知这是癔症还是羊癫疯,不过治病要紧,在大夫没来之前,还是恳请县令让县衙仵作来为我大哥诊治一下,以防不测。”

癔症也叫心意病,俗称歇斯底里病,是一种较常见的神经病,而羊癫疯则也叫癫痫病,发病的原因和大脑神经错乱有关。

此时官府中检验命案死尸的差役叫仵作,同时也负责检验伤情,工作性质如现代的法医,但是苟参要仵作来给苟德胜瞧病,出发点看似很好,其实让人听了就有苟德胜已经是个死人的感觉。

苟盛急忙说:“县令啊,老爷呐,我大哥有绞疼病,疼起来胡乱的说话,全身抽搐很是要命。”

苟参也急着说:“快请仵作,否则大夫来晚了恐有不测。”

胡不为看苟德胜胖胖的身躯在县衙大堂乱滚,说:“证人苟德胜忽有恶疾,人命关天,本县体恤,此案暂时不判,等苟德胜身体好转,再审。”

“退堂。”

胡不为没有支持苟参叫仵作,走了,苟德胜还在地上滚着,苟参叹了口气,嘴里说:“大哥,你既然是心绞痛,就不用仵作检验了,你可千万要挺住,别等不到大夫前来。”

“人有旦夕祸福,你不来颖水便无事,如今要是你有了三长两短,不要说父母的房产田地分割没你的份,就是被你占用的那些,也都说不清了,到时候被我们几个分了,那情何以堪呢?”

苟德胜一听苟参的话,反而不动了,公堂外站的人和几个还没从大堂下去的差役听了就笑。

稍等一会,苟德胜被赶来的大夫带走了,苟不离白白的挨了一顿板子,嘴巴肿的老高,头昏脑胀出了县衙,再也不敢看苟参一眼。

苟盛瞧瞧苟参,心里也不知想些什么,也出了县衙。

苟参站在那里,看着逐渐没人的公堂,瞧瞧此时到了午饭时分,就到了后面,准备找郑立继续刚才的谈话,可是没找到人,想想也不急于一时,就回家去了。

接下来的两日没事,苟参依旧的按时到县衙当差,仔细的想想今后该如何。

苟家兄弟那里,苟参倒是没有去催促的意思,他不是不想,而是觉得没有必要。

大凡事情多欲速则不达,自己本来好好的,苟家兄弟偏要寻隙滋事,如今胡不为都说过几天再审了,自己要Cao之过急,显得自己倒是薄情寡义了。

等等也好。

苟参白日到县衙,晚间才回来,日升而出,月落而归,甚为规律,前院的赵氏这两日倒是没有再来撩拨苟参,他也不放在心上,洗漱完了就练一会字,然后躺在床上思索,直到迷糊睡着。

这一日当值完毕,正好见郑立无事,苟参早就惦记着,那天和郑立说话说了半截,被李明俊打断了,看看四周无人,苟参就一力相邀,叫郑立去喝酒。

郑立推脱不过,只有说:“好吧,县丞刚才让我到外面传个话,你我正好作伴,也算是有个人证。”

苟参就跟着郑立往外走,到了县衙门口,还是那天的那个老门子,闭眼坐在门口,腿伸的老长,郑立和苟参避过他。

等两人走远了,老门子眼睛眯着,对着两人冷笑。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