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小时亦识月》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是哪首诗里的句子 精彩试读 小时亦识月㚻

更新时间:2020-06-28 08:04:19

《小时亦识月》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是哪首诗里的句子 精彩试读 小时亦识月㚻 连载中

《小时亦识月》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公子予渔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孔先生,赵宴

独家完整版小说《小时亦识月》是公子予渔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孔先生,赵宴,书中主要讲述了: 第二日,怀玉有课,正是孔先生的书这一门。 她心里记挂着赵宴,昨日忘了问他何时离馆,因此怀玉此时人在课堂心在外,不断地往窗外瞅,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日,怀玉有课,正是孔先生的书这一门。

她心里记挂着赵宴,昨日忘了问他何时离馆,因此怀玉此时人在课堂心在外,不断地往窗外瞅,心不在焉的样子引得孔先生频频皱眉。

“顾怀玉,你来说说,《论语》阳货篇中‘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该怎么解释?”

孔先生略带怒气的提问身传来,拉回了怀玉望向窗外的眼。

她只好惶惶然站起身来,拿起书本,认认真真地看了一遍书中所写,皱着眉头思索。

《论语》她读过,赵宴也曾逐词逐句地给她解释过,关于这一篇,她当时还与赵宴争论了一番,两人闹得不欢而散。

赵宴坚持孔子的意思是“君子要想管理好国与家,一定要注意防范和驾驭身边的‘女子和小人’,与此类人相处不宜过于亲近,也不宜过于疏远。”

怀玉立即就生气了,问:“你的意思是孔圣人教我们防范女子咯?”

赵宴回过神来,好言好语地对怀玉讲:“这里的‘女子’不是指你呀,他指的是……嗯,八王妃以及皇帝后官中的嫔妃宠妾之类的人。”

“要死了!”怀玉听他如此大胆妄议圣上,忙捂住他的嘴,“你嫌八王妃找你的麻烦还不够多么?这样口无遮拦!”

她又愤然道:“我倒觉得孔夫子是说啊,我和你相处最难了,亲近你,你就无礼;疏远你,你又埋怨。”

赵宴:“……”

怀玉回想着两人的争论,微叹了一口气。

她很快回过神来,狡黠一笑:“回先生的话,学生觉得,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女子在和小人相处时,会很为难,女子太亲近他吧,他就容易坏了规矩,对女子无礼、不尊重,女子疏远他吧,他又会埋怨女子。”

“唉!”

怀玉说着长叹一声:“要怎么和小人相处,这个尺度,女子实在是很难把握啊。”

课堂外,裴三公子跟着赵宴刚好听到了怀玉这番“谬论”,赵宴扯了扯嘴角:真是个记仇的小姑娘,多久以前的争辩了,难为她还记着。

课堂里的女孩子听她这么解释这句话,都捂嘴笑起来。

而男孩子们听到她这样说,一个个目瞪口呆,更有气愤不已的,攥着拳头就要和她争辩。

原本安静的课堂一下子变得闹哄哄。

孔先生咳嗽了几声,制止了激动不已的一群男孩子:“肃静!肃静!”

他又瞪了一眼始作俑者,道:“一派胡言!你给我回去抄十遍《论语》阳货篇!”

怀玉施施然坐下,心道:十遍就十遍,反正又不多。

孔先生直捋了几遍翘起来的胡子,才压下怒气,沉声道:“我说过,《论语》中的任何一句言论,都要放到语境之中去理解,‘阳货篇’中,孔圣人和学生探讨的是‘君子尚勇乎’和‘君子亦有恶乎’的这两个问题……”

屋外的赵宴停下了准备离去的脚步,安静地站在门外,想听孔先生是怎么解释这句话的,只听孔先生继续讲。

“开篇子路问孔子:君子尚勇乎?孔子答,君子以义为第一才是必须的,不能有勇无义。

“子贡又问:君子亦有恶乎?孔子答,有啊,厌恶那些喜欢讲别人缺点过失的人,厌恶毁谤攻击上级的人,厌恶不顾礼义廉耻的人,厌恶虽然果断勇敢但不通情理的人。

“孔子回答完之后,问他的学生:子贡啊,你厌恶什么呢?

“子贡说:我厌恶学了别人一点学问然后就以为自己很懂的人,厌恶把不谦逊当成勇敢的人,厌恶把说别人的缺点当成是自己正直的人。”

门外的赵宴听到此处,若有所思:“竟然可以这样理解么?”

屋内的孔先生继续讲:“如此理解下来,孔子最后说的这句话,其实是在说,子贡啊,你这样是很难和小人磨合的呀,人家和你走得太近,你又不会圆滑谦让,人家离你远了,你也一样会怨恨他们。”

半学斋里的二十六名学生,今日第一次听到如孔先生这般“不同寻常”的解释,一个个张着嘴、瞪着眼。

难道自己之前读的都是假书不成?

怀玉也陷入了震惊之中,“唯女子与下人为难养也”这句话,不是自己理解的这个意思也就罢了,居然也不是赵宴所说的那个意思吗?

“先生,您这番言论,恐怕整个大祐无人敢同意吧?”怀玉质疑道。

孔先生轻飘飘地看了看她:“你方才那番言论,就有人敢同意了?”

怀玉悄声道:“最起码,大祐各家各户的女孩儿,都会同意。”

双燕和沅兮在她后一排憋笑憋得好辛苦。

半学斋外的赵宴和裴三公子两人倒是不用憋笑,直接笑出了声。

孔先生也不欲与怀玉多争论,只道:“圣人之学,乃千古瑰宝,方才一番言论,也只是我一家之言,诸生听之思之,不必计较。须知百家争鸣,万花齐放,才是求学之道。”

课堂下的众人收起了震惊的表情,一个个若有所思,提笔记下方才所得。

屋外的赵宴看了一眼认真写字的怀玉,笑了一笑,抬脚走了。

等到怀玉下学,急急跑到依庸堂的时候,谢琅告知她赵宴早已回去了。

怀玉垂头丧气:“哎呀!怎么这么急着走,我还想和他好好讲讲‘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这句话呢!”

“哦?”谢琅抬眸,“这话听起来有些故事。”

“害!”怀玉大大咧咧躺在美人榻上,顺手拿起来一本书,“今日孔先生一番高论,闻所未闻,直接震惊了我们一群小伙伴。”

谢琅饶有兴致:“孔先生一向别出心裁,当年我也受过他的启蒙呢。”

怀玉从塌上爬起来:“还有这回事啊?师父,您上学那会儿,孔先生是怎么解释‘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的?”

谢琅神秘一笑,吐出了一个词:“语境!”

怀玉了然,又躺回塌上,逗弄放在案几之上竹笼里的鸽子。

她自言自语道:“今日听孔先生一番话,让我觉得我之前读的都是假书,小灰,你说是不是呀?”

小灰是怀玉给鸽子取的名字,它挺着胸脯,尖尖的嘴角骄傲地撇向一边,无声地抗议着这个名字。

怀玉继续逗弄它:“等这个月沐休,我就带你回家,训练你来给我和爹爹送信。”

怀玉这么想着,仿佛能预见以后家里的信靠小灰送的日子了,她美滋滋地笑出声来。

“啧啧啧!”谢琅嫌弃道,“你可知道训练一只鸽子送信得花多少精力?”

怀玉摇头。

谢琅:“训练信鸽在两个固定地点之间送信,需在甲地喂食信鸽,晚上不让它进甲地的鸽舍,只能进乙地的鸽舍,经过漫长的训练后,信鸽方可往返于两地送信。而你的小灰至今都还没有认你这个主人,也不认这个地方是它的家,它形单影只的,怎么可能听你的话往返两地?”

“我看呐,你的小灰也只能待在笼子里孤独地了此余生了。”谢琅最终总结,说出的话十分无情。

怀玉急了:“那我就先养一段时间,石头都能焐热了,我就不信捂不热一只鸽子!”

谢琅“噗嗤”一笑:“捂热了,炖炖汤,额,想必会很香!”

“师父!”

怀玉忙将鸟笼提远了一些。

“感情我防火防盗,还得防着师父您偷偷把它炖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