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浮生笔录集》浮生草木集 BI 浮生笔录集GL

更新时间:2020-06-28 04:04:08

《浮生笔录集》浮生草木集 BI 浮生笔录集GL 连载中

《浮生笔录集》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花溅衣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那美人,钱财如

经典小说《浮生笔录集》由花溅衣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那美人,钱财如,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第九章姜染怼沧言 不得不说沧言是个很精明的人,他怕我会反悔,便悄无声息的转移了话风。 “呵呵,小染染主上,你说我出手残忍。刚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九章姜染怼沧言

不得不说沧言是个很精明的人,他怕我会反悔,便悄无声息的转移了话风。

“呵呵,小染染主上,你说我出手残忍。刚才,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各个可是出手致命的。要不是你我武功高于他们,现在躺在地上向阎王报到的可是你我。收起你那泛滥的善良病,在这乱世之中可是容不得善良的。”

他顿了一下。

“再说了,我只是让他们致残,又没取他们性命。只不过可惜呀,断了他们的营生。不过也好,这样以后他们就不能再干这杀人谋财的勾当了。我这岂不是给了他们一次洗心革面从新做人的机会?哎呀呀,我这岂不是为了世人做了一件好事?我还真是善良伟大啊!”

看吧看吧,一会儿的功夫,这话唠病又泛滥了!

看着沧言一副沉醉于自夸自赞的丑恶嘴脸,我无力的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不过沧言说的没错,这样的乱世之中是容不得善良的。

我正要朝那青衫美人郎走去,沧言的话却拦住了我的脚步。

“小染染主上,你说我那么武功盖世又很伟大的一个人,是不是个救世主啊?”

听到这样自夸恶心的话,我抬手扶了扶额,送给沧言一个白眼。

“我想只送给你四个字。”

沧言好奇的问我。

“哪四个字?”

我字正腔圆的说道。

“你是个屁!”

说罢,我不理会沧言,便迈着大步朝躺在桃花树下的美人郎走去。

身后的沧言吃了憋,跟在我的身后,他很识趣的换了一个话题。

“小染染主上,你最近武功有渐长啊”

我:“是吗?你的武功也不赖嘛。”

沧言很是得意的笑着。

“那是自然的,我可是兵家第一高手,这第一高手的名号,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我:哼,这货还真不谦虚啊!

我本想损沧言一番,但想着那美人郎,我便不予理会沧言。

当我走到青衫美人郎身边时,此时,一阵微风拂过。那粉嫩姣好的桃花,随风悠然飘落,好似细雨一般翩然。而那美人郎此时就躺在一地粉嫩桃花上。看到此时此景,我想到一首诗‘微风拂桃如细雨,青衫袭身似谪仙’。

刚才,由于打斗我只是略瞥了美人郎的容貌。此时,我又仔细看了一番,这青衫美人郎的容貌。

我越看越觉得这美人郎长得倾国倾城,好看的举世无双。

传言这世间郑国贵公子公孙子都样貌美轮美奂绝世无双,不知我眼前的这美人郎与公孙子都相比,谁更胜一筹?

看着满地粉色桃花中那美轮美奂的美人郎,我竟然目不转睛的痴痴的看着。

忽然,我脑海中浮起一句诗‘桃花春色暖先开,明媚谁人不看来’。面对这一林粉嫩灼灼的美丽桃花,我竟然不愿多看一眼。而我的眼睛只是停留在美人郎巧夺天工精美绝伦的容颜上。

越看美人郎那张俊脸,我越发的发现,这一片灼灼桃林的美色,在他面前失去了粉嫩欲滴的颜色。

我活了十六年,第一次,我才知道。这世间真有绝好的容貌,能压过这自然风光。我忽然明白了一句话‘春风桃林虽明媚,不如容颜惹人醉’。

其实,沧言说的没错,我之所以出手相救,就是因为这个青衣美人郎长相好看。

我正沉浸在对着美人郎的浮想联翩中。

这时,沧言的声音把我叫醒。

“哎,小染染主上,这男人真有那么好看么?你瞧瞧你,啧啧,这流哈喇子都流出来了。”

听到沧言的话,我赶紧抬手擦了一下嘴,咽了咽自己的口水,我很是尴尬的清了清嗓子。

“那个啥,我这哪是留哈喇子,分明是饿了。”

沧言翻了一个白眼。

“.......”

沧言看着躺在地上的青衣美人郎,对我说。

“看他样子是受伤过重导致的晕厥,应该没有多大的事情,应该只是受了些皮外伤。就让他在这待着吧,小染染主上,我们赶紧走吧?”

沧言这话说的倒是轻巧,他又不是没跟刚才那些杀手交手。那些人的武功不弱,再看这美人郎身上的伤痕,定是伤的不轻。

若是把他丢在这里不管,定是要死的。若是死了,那我刚才出手相救还有什么意义?我终归善良,便想对这美人郎医治。

我没有理会沧言,便从怀中拿出一个药瓶,取出一粒丹药,为那美人郎服下。

看到这一幕,一旁的沧言挑了挑眉。

“啧啧,小染染主上,你当真可是大手笔啊。你居然给他吃‘百草玉露丸’。哎呀呀,这一粒下去,可是吃的黄橙橙的金子啊。”

沧言这话可不假,这‘百草玉露丸’乃是我兵家独门上等治愈内伤的宝药。此药是由我兵家第二高手医仙海雪,用上百等珍贵的药材炼制而成。这‘百草玉露丸’相当金贵,一粒丹药相当于一个金珠啊。

我:“沧言,莫要那么小气嘛,要知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咱们是兵者,不要那么世俗,要视钱财如粪土。”

沧言翻了一个白眼。

“钱财如粪土?没有钱财,连粪土都吃不上。”

我嘴角抽了抽。

“.......”

这货是不是以为替我扛了那麻烦,就能在我面前横行霸道了吧?别忘了老子可是许诺要给他涨月钱的!他还敢如此呛我?!

“沧言,你既然那么愤愤不平。要不你也来一粒?”

“我好得很,不需要。”沧言沧言眼眸一转,笑道:“既然小染染主上,那么想给我。不如换成金珠可好?”

我:好一个大头鬼!

“沧言呀,我发现你最近美了不少。”

沧言:“是吗?我哪里美了?是不是我的容颜更加倾城倾国了?”

我:“你想得美!”

沧言嘴角抽了抽。

“.......”

我看着美人郎身上那多处的伤口正在流血,我怕他会因流血过多而死。到时候我的‘百草玉露丸’岂不是白吃了?我赶紧拿出金疮药,粗略的给美人郎上了点药。

我正在忙乎着,一旁的沧言开口道。

“小染染主上,你给他上完药,就把他丢在这里好了。我们对他已是仁至义尽了。你看天快要黑了,咱们快些进城,找一家客栈吧。我怕晚了客栈人满了,咱们该露宿街头了。”

这里是城郊,要是真把美人郎留在这儿,我担心会有危险。

“沧言,还是带上他吧?”

沧言甚是惊讶的看着我。

“小染染主上,你说啥子?带着这厮?你莫不是生病了吧?”

说着,他还伸手想试探我额头的温度。

我一手狠狠地拍在他的手上。

“沧言,我没生病。我们既然出手救了他,又给他吃了药,上了药,那就好人做到底吧。带着他上路吧。要是把他丢在这荒郊野岭,我怕会出现什么不测。到时候咱们的药钱可就白费了。”

沧言怪异的看着我。

“.......呵呵,你这到会算账了。刚才不多管这闲事不就结了。我跟你说你又不听,看现在知道吃亏了吧?让你不听我的,让你.......”

沧言看到我脸上渐渐变黑,他便很灵巧的转移了话锋。

“那个啥?今儿这天气不错啊.......小染染主上,我认真想了想。你说的话,确实有几分道理。我看还是带上他上路吧。”

听到沧言的话,我很是欣慰的笑了。

“乖~”

沧言眉角抖了抖。

“.......”

我已为美人郎上好药,便吹气口哨。我的马儿,便跑了过来。我对沧言使了一个眼色。

沧言看着我。

“小染染主上,你该不会让我扶他上马吧?”

我笑道:“对啊。”

沧言拉耸着脑袋。

“小染染主上,不带这么玩的,你救他我没有意见,你让我做这粗使的活,那就不好了吧?”

我挑眉看着他。

“怎么不好了?不让你做,难道让我这兵家老大做吗?”

瞬间,沧言语塞。

“我......我做。”

我勾唇一笑。

“乖,听话的鸟儿有肉吃。”

“应该是听话的狗儿有肉吃吧?.......”沧言顿了一下。“哎?小染染主上,你骂我是狗!”

我翻身上马,驱使马儿跑起来。我回头笑着看着沧言。

“是你说的,我可没说。”

沧言:“你!......”

我骑马在前,沧言带着美人郎骑马在后。一炷香的功夫,我们便进了城。

幸好城内来往的客旅不多,我们找了一家客栈,便住下了。

*

晚夜慢慢袭来,星辉和皎月慢慢显现在夜空中。

房间内,我坐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青衣美人郎。

沧言的话说轻了,我刚才为美人郎把了脉搏,看样子他伤的不轻,幸好给他早先服用了‘百草玉露丸’。

此时,门外传来了小二的声音。

“客官,您要的热水,给您送来了。”

我起身开了门,小二便将那一盆冒着热气的热水,放在洗脸的架子上。

“客官,您要是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小的。”

我:“好。”

小二出去,随手关上了门。

我拿来一个木凳子,放在床边,将那盆热水端来,放在木凳子上。我坐回床边,伸手解开美人郎腰间的衣带。

没了衣带的束缚,美人郎衣襟一敞开。

看着他那静美的锁骨,我不由的感叹:啧啧啧,你瞧瞧,人家一个男子竟然有如此让人垂涎欲滴的锁骨,而我一个女子竟没有这么好看的锁骨,真是没天理啊!!!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