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酸刀子》酸根离子化学式 LOLI 酸刀子小说在线试读

更新时间:2020-06-23 12:04:39

《酸刀子》酸根离子化学式 LOLI 酸刀子小说在线试读 连载中

《酸刀子》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沧水清兮 分类:婚恋 主角:白奥琦,于叔

主角叫白奥琦,于叔的小说是《酸刀子》,它的作者是沧水清兮最新写的一本婚恋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于承祖放好鬼子红,又回头看了看龇牙咧嘴的小孙子,长叹了一口气。 于小兵听了爷爷一顿语重心长的教育,感悟良多。屁股疼的火烧火燎,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于承祖放好鬼子红,又回头看了看龇牙咧嘴的小孙子,长叹了一口气。

于小兵听了爷爷一顿语重心长的教育,感悟良多。屁股疼的火烧火燎,趴在炕上也不是很舒服。

慢慢的,想着爷爷的话,土炕的温热让他迷糊起来。

于满堂见于承祖回家来,正满怀伤心抱着两个孩子悲痛地留着眼泪的他,起身就走出了门外。

出了家门口,于满堂就去了供销社。

这一天,一早起来,吃过了早饭,于满堂本来是八点去镇政府开会的。

可是到了镇政府,一直等到快十点才开会。

会上除了一些文件和工作的宣读外,还公开批评了一些单位的领导,他也在其中,而且被点名批评。

供销社以往每年都是先进单位,总是受到各级领导的表彰。这一次,因为没有完成学习班的派送学员任务,就被点名批评了。

这样的大会,全于家镇的各级领导都在,于满堂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很是挂不住。

可是,于满堂感觉心里很委屈。供销社就那么二十几个人,除了马车队,余下的都基本各有岗位。布匹、副食、日杂、粮油等等,都没有多余的人。如果派出学习了,就忙不过来。

而且去学习班学习的,主要是那些思想不进步的人,于满堂觉得他领导下的每一个人都拥护党拥护国家,思想积极,工作积极。所以他不知道该选谁去学习,犹豫来犹豫去,一直到大会召开,他们单位也没有去学习班学习的人。

散会了,一肚子委屈的于满堂,加上受到了点名批评,脖子粗脸红地滞留在最后才出了会议室。

镇政府的会议室在二楼最东边,于满堂慢腾腾地走着,心事重重。

挨着镇政府会议室的是镇长的办公室,于满堂只顾着低头想心事,没留意办公室的门一下子打开了,于满堂被门“嘭”地撞了一下。

于满堂转过头,看了看开门的小伙子,又弯过自己的胳膊,用另一只手怕了拍。

“哎呦,于叔,怎么是您呀?没撞伤吧?对不起啊,于叔。”小伙子看着于满堂,一边拉着于满堂的手臂,打量着是否有什么问题,一边说道。

“没事的,碰一下哪能就伤了。”于满堂看着小伙子担心的模样,赶紧说。

说着,两个人就一同朝楼梯口走去。

“小伙子,看着你眼熟,你是……?”于满堂狐疑地问。

“呵呵,于叔,不认识我了?我是苏斌,县文教科苏有志的儿子呀,您好长时间都不去我家了,都不认识我了。”小伙子说道。

“哎呀呀,是你呀,这孩子长这么大了,都上班了呀。你看看我,一下子都认不出来了。”于满堂不好意思地说。

“可不是吗,您都几年没去我们家了,我们都可想您了。”小伙子很会说话。

两个人一边下着楼梯,一边说着话,很快就到了一楼大门口。

“于叔,我现在在这里做通讯员,您要是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苏斌跟着于满堂来到了楼门口,停住了说道。

然后苏斌就打开楼门,送于满堂来到了门外。

“好的,小斌,有空也来于叔家玩儿,大龙和二小儿都可乐意跟你在一起了。”于满堂说。

“好啦,你就不要送于叔了,你在这里上班,以后见面的机会躲着呢。”于满堂又说。

苏斌点了点头,然后悄悄地左右看了看,说:“于叔,你知道白叔叔的事了吗?”

“他咋啦,不会有什么事吧?听说他不是要下乡,参加医疗队去农村了吗?”于满堂惊讶地问,说着说着,不由得声音就大了起来。

“于叔,你别那么大声呀。”苏斌说着,就拉着于满堂往边上走了几步。

然后悄声说:“白叔叔还没下乡呢,他被抓起来了。”

“什么?怎么可能?”于满堂说着,眼圈就红了。

“于叔,您别激动。听说白叔叔在医院里,不知道怎么的,跟一个工厂的领导打起来了,还把那个领导给打够呛,所以就被那个工厂的工人给抓了,而且他自己也伤的很重。”苏斌说着,眼圈也红红的。

于满堂听到这里,心,仿佛被利刃捅了一下,眼泪“刷”地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那他现在在哪里你知道吗?知道为什么打起来的吗?”于满堂赶紧抬起胳膊,猛地一下擦掉了眼泪,问道。

“他在哪里我不知道,听说为了一个女医生,那个人来找女医生的麻烦,白叔帮忙,就打了起来。”

于满堂听了,忍着痛,朝苏斌挥了挥手,就朝街上走去。

走在街上,于满堂脚步踉跄,眼前不断地浮现着多年前的情景,悲从中来。

可是他知道自己在大街上,只能忍住钻心的痛苦,一步步地朝供销社走着。

于满堂、苏有志、白奥琦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苏有志最大,白奥琦最小。苏有志比于满堂大四岁。

于满堂尽管跟他们年纪相差很多,但他们两个从小就爱跟着于满堂,所以无论做什么,他们三个都在一起。

解放战争的时候,他们一起参加了支援前线的工作。

当时白奥琦因为是医学院的高材生,所以参与战场的医护工作。而于满堂跟苏有志是一个担架队的,担任着从前线救护伤员去医疗队的工作。

解放后,他们三个陆续都回到了家乡,参加了工作。白奥琦进了镇医院,苏有志因为也是一个文化人,所以就进了文教科,后来工作成绩显著,当了文教科科长。

可是因为那时候生活比较艰难,家家户户人口都不少,加上于满堂很快结了婚,苏有志早几年也结了婚,他们都有了自己的孩子,而且孩子也多。

所以他们每天上班忙工作,下班回到家里除了生火做饭,就是忙着各种家务,根本没有多少空余时间,互相串门联络了。

只有白奥琦,一直没有结婚,所以他们之间就白奥琦互相通告一些消息,没有大事,基本没聚过。

一直到白奥琦年轻气盛,犯了错误,他们的联络就基本没有了。

联想起这段时间白奥琦的遭遇,于满堂不禁眼泪又流了下来。他各种猜测,可是各种没有证据,只有暗自伤心,却什么也做不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于满堂终于回到了供销社,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