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凤长鸢》凤中鸢 精彩试读 凤长鸢猎奇

更新时间:2020-04-25 20:05:02

《凤长鸢》凤中鸢 精彩试读 凤长鸢猎奇 连载中

《凤长鸢》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深海翱翔的鱼 分类:玄幻言情 主角:沈秋雨,卿年

独家完整版小说《凤长鸢》是深海翱翔的鱼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沈秋雨,卿年,书中主要讲述了: 这冰雪覆盖的道路所围成的图形便是乾坤八卦阵图,沈秋雨虽生性贪玩,但自幼喜好钻研奇门遁甲,各路阵法,未曾想到在此刻派上了用场。 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冰雪覆盖的道路所围成的图形便是乾坤八卦阵图,沈秋雨虽生性贪玩,但自幼喜好钻研奇门遁甲,各路阵法,未曾想到在此刻派上了用场。

她略微沉吟,之前在禁地遇到反极阵法,想来此处所用该是以极寒天气作为掩盖,所施行了乾坤八卦阵,阵端两极便是攻破所在点。

正思索着,忽而见冰天雪地里现出一位白胡子老者,沈秋雨双眼一眯,突而惊道:“你不是……你不是守在第二关的守护者吗?”

“你这弟子眼力不错,正是老头我,而这第四关的守护者也是老夫。”

“那你……”

沈秋雨欲言又止,看向老人时,多了几分打量,“前辈可是幻像?”

“幻由心生,你可认为老头我是,亦可认为不是。”老人含笑着捋了捋胡须。

沈秋雨撇撇嘴,知晓老前辈都喜欢说些玄里玄乎的话语,也未等老人言语,便自顾自地蹲地印证自己方才的想法。

“你很聪明,但你有个缺点,就是太过急躁,凡事讲求完美,往往会因小失大。”

沈秋雨听了老人一言,忙仰头道:“那这第四关如何算闯关成功?”

“破阵。”老人吐出二字。

“就这么简单?”沈秋雨似信非信道。

“小丫头,这个阵可并非你所想的那般简单,你一试便知。”老人笑道。

沈秋雨狐疑地瞥了一眼老人,按照自己的思路去寻两端角落,摸了摸背后的剑,随后暗念咒语,登时这阵中的结界被激发,萦绕成圆盘环阵,将沈秋雨牢牢锁在阵法中。

不可能,怎么可能……

沈秋雨瞪大了眼睛,随后又默念了一遍咒语,然而背后的宝剑仿若被禁锢了一般未有丝毫反应,而周围的环阵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圈,若是再未想到破阵之法,她便会被锁死在这八卦阵中。

“阴阳两极,为何不能对立破解。”

沈秋雨拍了拍脑袋,在脑海中极力搜索她在藏书阁所见到的破解阵法的卷宗之语,而在结界外的老人却摇了摇头,道:“若是你想用你门派中破解阵法的方法来破解此阵,老头我劝你趁早死了这份心。”

“为何?”沈秋雨问道。

“因为这里,是智者和勇者的较量,而不是单单靠蛮力和功法,真正闯过测试关得到免试金牌的人,少之又少……可叹可悲呐。”

老人深深叹了口气,随后消失在沈秋雨的视线中,而随之而来的是不断缩圈的恐惧感。

“任何阵法都并不可怖,复杂的拆分成一个个简单的,便可知晓其中奥秘。”

沈秋雨突然想起那几个没日没夜修炼的日子,红衣指点了她许多她不曾学到的秘诀,不由扬起红唇,看向落雪的天际。

手中宝剑紧握,剑芒大胜,不顾恶寒的天际,她未斩向天际,而是以最大气力将脚下所有掩盖的积雪全数扬起,随后一掌拍在了地上,所拍之处正是乾坤八卦图正中央的枢纽,登时天地崩裂,沿着阴阳两极之处积雪融化,反物为极,四周的结界锁链也一一崩断。

还未走远的老人感受到乾坤八卦阵的异动,神色变了变,随后又自顾自地向外而去。

沈秋雨面露喜色,看着这冰寒的天地在渐渐解冻,仿若一瞬间历经了分明的四季,再回头相看,不远处立着一座擎天的石碑。

“恭喜你,闯关者,这是玄塔所授的免试令牌,祝你好运。”

沈秋雨并不知晓是何人说的这话,她警惕地环顾四周,都不曾找到发声之人,谨慎地接过面前金光萦绕的令牌,随后石碑上印刻出了她的名字,密密麻麻的石文皆是挑战成功弟子的名字,让她不由呆在原地。

“征求你的意见,是否将你得到令牌的消息公之于众。”

“不必。”沈秋雨果断拒绝。

“闯关者,历年来测试的弟子大多数不能走到最后,你一阶灰衣外山弟子能得到令牌,乃是一大殊荣,你确定不向众人宣布此事?”

“我确定,因为……”

沈秋雨一顿,随后绽放灿烂的笑容,“因为,走到这里,就足以证明我的实力。”

“好,我会保留你的名字,也同样告知你一个秘密作为此次通关的另一个奖励,你想听什么秘密。”

“什么都可以?”沈秋雨看向石碑。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想知道……我,究竟是不是太和公主。”

“……”对面尽是沉默。

“喂!不是说好告诉我一个秘密,怎么又反悔了?”

“天机不可泄露,守住本心,真相就在眼前。”

夜深人静之时,沈秋雨独坐在长清阁外的后院中,遥望那孤冷的月色,怜羽和厉锋因为担忧她的试炼,硬是等到她出来,方才放心回去,想到此处,她不免心头一暖,虽说她在这太元不常与其他弟子走动,但好在还有几个交心的友人。

“为何不向外人公布你获得免试令牌的消息。”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沈秋雨惊得站了起来,转身看向来人,道:“老胡!你要吓死我!”

“这话该老夫问你,大半夜的跑在这伤什么感,不该高兴才是?”

沈秋雨又抱膝坐在石墩上,垂眸道:“原本应该如此,但是就是莫名的烦恼。”

“还在为卿年的事伤感?”胡青光问道。

“夜卿年这个王八蛋,我才不会为他感到难过。”

话虽这么说,可眼泪却不争气地流了下来,随后沈秋雨哭道:“可是老胡,为什么我还是那么难过,呜呜,老胡!”

沈秋雨扑进胡青光怀里嚎啕大哭,胡青光一时无奈,揉了揉沈秋雨的头,语气柔和道:“卿年这个孩子与你并不合适,他虽自幼呵护照顾你,但他野心太重,与你并不相配。”

“你之前不是这么说的!”

“有吗?”胡青光笑道。

沈秋雨见胡青光一脸糊涂,不禁破涕为笑,在她眼里,早已将胡青光视若自己的亲生父亲,胡青光陪伴她成长,与她感情更为深厚,而她,也愿与他分享自己成长的烦恼。

“老胡,你说成长,是不是真的是件很痛苦的事?”

“老夫如今所说怕是你也听不进去,待你真的下山历练,尝尽人间酸甜苦辣咸,便知其中滋味喽。”

《凤长鸢》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