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一婚成瘾:总裁请自重》一婚成瘾早安 教授大人 小说大结局 一婚成瘾:总裁请自重同志

更新时间:2020-04-13 00:10:56

《一婚成瘾:总裁请自重》一婚成瘾早安 教授大人 小说大结局  一婚成瘾:总裁请自重同志 已完结

《一婚成瘾:总裁请自重》

来源: 作者:小草莓 分类:总裁 主角:顾司宸,夏桑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小草莓原创小说《一婚成瘾:总裁请自重》,主角是顾司宸,夏桑,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夏桑很明白接下来的生活一定会很精彩,这才第一天,勾心斗角就已经开始。 她不喜欢,也必须得接受这里。 现在的她和顾司宸都还太弱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夏桑很明白接下来的生活一定会很精彩,这才第一天,勾心斗角就已经开始。

她不喜欢,也必须得接受这里。

现在的她和顾司宸都还太弱小,所以必须得隐忍蛰伏。

不过这是夏桑自己单方面的想法,顾司宸一点也不弱小……以后她会发现自己的想法有多么的天真。

因为顾司宸的腿脚不变,所以别墅特地也设了电梯,乘坐电梯来到二楼,在顾司宸的指引下,两人来到书房门口。

她窍门,门内响起一道浑厚的男声:”进来。”

顾老太爷作为顾氏曾经几十年的掌权人,虽然退居幕后,可那周身气势却是不怒而威,比起夏老爷这个,简直气场二米八。

由于当过兵的原因,老太爷虽然年近古稀,可他严肃而又古板,不易亲近。

老太爷带着老花眼镜,正在看桌上的报纸,见到夏桑和顾司宸,微微一顿,而后将报纸搁下。

“爸。”

顾司宸还是那冷漠的表情,这一声爸,听在夏桑心里,莫名的她觉得心酸啊。

老太爷犀利的眼神掠过顾司宸,径直定格在夏桑面庞。

夏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这就是来自于上位者的威压,即便一字不说,可一个眼神,也能叫人恐惧。

她虽然已经极力克制自己,但终究阅历不够,慢慢地败下阵来。

“夏家的?”

长久的对视之下,老太爷终于收回目光,语调带着一丝疑惑。

“嗯。”

顾司宸表情很淡漠,一个字就把老太爷打发。

夏桑内心直吐槽

她的哥啊。

顾司宸居然敢这样敷衍老太爷吗?

厉害了啊。

顾司宸稳坐如泰山,她倒是不镇静了,简直丢人丢人。

“过来。”

老太爷命令道。

夏桑有点懵,她看了看老太爷,又看了看自己,而后不确定的说:“我吗?”

老太爷没应声,夏桑像是蜗牛一样,一步步的挪过去。

越是靠近老太爷,那股压抑感越厉害,她屏住呼吸,连大气也不敢出,额头硬是被她憋出沉沉的冷汗。

站定在书桌前,她和老太爷的距离不过就隔着一张书桌,气息凝滞不动。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失,老太爷把她叫过来之后,就直勾勾的盯着她,细细的打量着她,一句话也没说。

夏桑如芒在背,令她站立不安。

顾司宸也不说话,安静的坐在轮椅上,乌黑的瞳孔里,是深邃的光,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老太爷看着她的目光很特别,一开始是带着威严的打量,后来慢慢地转换,最后竟有一点点的柔意……

像是千年不化的寒冰被暖阳融化,冰块所融的速度,是肉眼可见的。

“你们领证了?”这是在问她。

夏桑点头。

老太爷没有问她为什么不傻了,也懒得去深究这些原因,而是打开面前书桌下的抽屉,拿出一个锦盒。

“这是顾家每个媳妇儿都有的。”

锦盒是深黑色的,在阳光下,散发着微光。

夏桑接过打开一看,发现里面一只银制的手镯,只是这手镯和别的不同,做工很精巧,手镯的两头分别镶嵌着碧绿的玉,玉被雕刻出玉兰花的模样。

透过阳光去看,那玉花里甚至还有水光流动。

不过,最让夏桑惊讶的是,这玉镯的两头还刻下她的桑和顾司宸的宸字!

“我累了,你们下去休息吧。”

将锦盒交给了夏桑,老太爷疲惫的阖上眼,朝着他们挥挥手。

夏桑捧着手里的锦盒,跟着顾司宸离开,临出门之前,她转过头看了一眼。

老太爷仰靠在椅子上,如毛绒一般柔软细腻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在他的华发间,他眼角带着微微的湿润。

悲伤。

这是她唯一能感受到的情绪。

老太爷,很悲伤,很难过。

出了书房,“这东西我……我不方便收着吧?”夏桑想要将当烫手山芋丢给他。

顾司宸看她一眼,“给你的,你就收着。”

这个女人,难道她还以为他会在意一个手镯吗?

“可我——”

“没什么可是。”他自顾自的推着轮椅下楼。

夏桑盯着手上的玉手镯,叹了一口气,揣入随身携带的口袋里,跟着下楼。

楼下客厅。

顾夫人和季凌薇一起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两人相谈甚欢,但是这种现象在看见夏桑那一瞬,立刻化为乌有。

季凌薇顿时拉下脸。

顾夫人终究要顾着自己的面子,笑意浅浅的起身,端的优雅的风范。

“四弟,四弟妹过来坐。”顾夫人转过头去问佣人,“去问问老爷和凌川到哪儿了?今天晚上我们庆祝一下。”

闻言,夏桑瞳孔一缩,她看向顾夫人,脑海里却回荡着顾夫人刚才说的话。

季凌川?

季凌川也要来?

这么快,就要和季凌川见面了吗?

可她……

还什么准备都没有啊!

一股深深地恐惧感从心底肆意涌来,夏桑的脸色顿时苍白一片,她浑身颤抖着,连简单的站立也有些困难。

“累了是吗?过来坐。”顾司宸将夏桑的反应尽收眼底。

她在害怕什么?

顾老爷……凌川?

这两个人没有任何一个人和以前的夏桑有交集,所以……她是在怕谁?她眼中的恐惧,他看得清楚。

“不是……可能是扯到了伤口。”夏桑压下心中的悲愤,尽量平静的回答他。

顾司宸看了一眼她的手臂,见纱布却是红透了,眉心一蹙,“大嫂,劳烦拿点纱布和消毒酒精过来。”

“不不……用了……”夏桑连忙摆头。

可为时已晚,顾司宸已经将她按在沙发上坐下,很快医药箱取来,顾司宸亲自给她包扎伤口。

“我可以自己来的!”夏桑倒吸一口冷气。

痛。

她从楼梯上摔下来,这条口子,太长,今天几次裂开,这会已经惨不忍睹。

季凌薇语气讥讽,“哟,这伤得可真是严重,别是亏心事做多了吧?”

夏桑正要反击,顾司宸将手中染血的纱布重重的的丢到垃圾桶里,“季小姐今天吃了什么?嘴巴这么臭?”

虽然顾司宸这样怼一个女孩子有失风度,但夏桑真的觉得他帅爆了。

懂得在众人面前维护自己妻子的尊严和脸面。

夏桑笑着接话,“吃了什么?嘴巴这么臭,不是大蒜就是……”

说到此处,她故意停顿。

那话后的意思谁不明白?

特么的,不是吃蒜就是吃屎啊!

“你们!”季凌薇的脸色顿时跟吃了一个苍蝇一样难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谁叫她嘴巴这么贱?

顾夫人插话,瞪了一眼季凌薇,“别乱说话。”

几人说话间,庭院外传来一阵脚步声,隔着老远,夏桑也能听见顾老爷的声音。

“凌川啊,这次可是多谢你了,你是我们整个顾家的恩人!”

紧接着,顾老爷和季凌川一前一后的走入客厅。

他一身银灰色的西装,身姿挺拔而又修长,仍旧是那个一丝不苟的他。

可是那双眼,此刻却含着谦逊的笑,虽然面色疲惫而又苍白,可却并不影响他本身的魅力。

温润如玉,谦谦君子。

这一刻,父母惨死的画面和她被挖心的情景反复交错着出现,她的灵魂恍如在被人撕扯,剧烈的痛楚四散而去,她的眼神倏地就变得锐利,那如墨的瞳孔里刻骨的憎恨和杀气翻涌而起,逐渐将她的眼瞳渲染成一片刺目的猩红。

仇恨和悲痛,绝望和恐惧,复杂深沉的情绪犹如巨浪一般卷起来,狠狠地拍打着她的骨骼和胸腔。

那样的浓烈的恨意,仿佛是一把凛冽的刀,直接将她的心脏撕扯成两半

血淋淋的两半。

四周忽然一片死寂,她不顾他异样的目光,仇恨将她的脑海撕裂,她浑身都在泛痛,整个人战栗着。

仇人!

那是她的仇人!

灭门之仇,杀女之恨,挖心之怨!

她要杀了这个残忍无情的男人,她要杀了他!

下一瞬,夏桑猛地夺过顾司宸手里的水果刀紧握在手心,猛地朝季凌川的方向冲过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