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羽灵》羽灵完美世界 GAY吧 羽灵T吧

更新时间:2020-01-18 00:11:04

《羽灵》羽灵完美世界 GAY吧 羽灵T吧 已完结

《羽灵》

来源: 作者:玄羽灬 分类:仙侠 主角:张羽,李德明

《羽灵》为玄羽灬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张羽辗转反侧,反复想着青冥的话。 不论之前青冥所说是否对,至少那最后一句,他算是说的对极了。 他历经天刑台一难,深刻感悟生命可贵...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张羽辗转反侧,反复想着青冥的话。

不论之前青冥所说是否对,至少那最后一句,他算是说的对极了。

他历经天刑台一难,深刻感悟生命可贵,他亦不想再把性命交托在别人之手。

特别是在他大仇未报之时。

天刑台他虽侥幸生还,但苍守身死一事仍然没有结束。

几个月后或者半年后,师尊出关,他将再度被推向生死边缘。

且不论师尊与掌门他们做何决定,届时自己就算因为师尊颜面,苟活下来,但也休想再待在琼霞。

更会被废去一身修为。

想到这,他不由苦笑,一身修为,他苏醒后,就发现自己体内真气被那九天神雷生生打散,再难聚起。

也就是说,他现下,是个废人。

与其等到那时自己被逐出门墙,何不如…

至少,他可以下山,寻找自己的仇人。

到时若能手刃仇人,再回琼霞,查明真相,为自己洗刷冤屈亦不迟。

他缓缓闭上眼眸,心中已做了决定。

他不是没想过留在琼霞,利用半年时间查询那苍守死去的真相。

但他隐隐觉得,苍守一事,是有心人精心策划。

在师尊未出关之前,以他现下情况,断难查出什么。

再者,原本他体内有真气所助,借助昆仑清气,方可与那时刻侵心的煞气周旋。

现下真气尽散,游离于脉络之间,再难聚集,即便留在昆仑,也断无法与这炎煞抗衡。

他不确定自己还有多久就会被这炎煞侵蚀神智,坠入疯魔。

他需要在那之前,报仇。

星悬天河,月照苍穹,一人一剑,黑衣玄衫的少年,望了眼月色下的昆仑山,心中一沉吟,缓步离去。

江都,是大云帝国南方商贸交易中心。富庶非常,有南方帝都之称。

江都每日最为热闹的,当属昌平客栈。

来往的商客经常在此休憩。

这里不但商旅多,更有很多江湖人停留在此,其间江湖上发生了什么事,谁谁又在哪起义,诸葛丞相又灭了多少叛党,在此间都能探听得到。

只要你有银子,这里的店小二几乎无所不知。

今日的昌平客栈一如既往的兴盛,现下直正午,打尖的客人络绎不绝。

黑衣玄衫的少年缓步走入客栈内,立马便有一小二堆着笑脸走来,“客官打尖还是住店?”

少年淡淡道:“一碗饭,上几样精致的小菜。”

店小二笑道:“好嘞!”

张羽看了一眼拥挤的大堂,欲要往二楼去,却忽听店小二颇为为难道:“客官,二楼已被人包了。”

少年微觉讶异,竟有人吃个饭将整个二楼包了下来,出手阔绰,可见一般。

但他性子淡漠,也不计较,在大堂中选了一偏僻处,坐了下来。

这时,客栈里又走进三人,为首一人衣服华贵,皮嫩面白,模样甚是英俊,是个贵公子。

他身旁立着二人,步伐沉稳,眼神谨慎而锐利,应是保镖之类。

随着这三人的到来,嘈杂的客栈一时安静了下来。

“哎呦!李爷,你就饶了小的吧!这二楼真的被人包了。”

那贵公子冷笑道:“包了?再让他滚不就好了。他花了多少银子,全算在我身上了。”

那店小二面露难色,李姓公子随手从腰里掏出一锭大银,对身侧侍卫模样的人示意了下,那人接过银子,径直走向二楼。

店小二见状,忙拦住道:“这…”

他话未说完,那侍卫一掌将店小二打翻在地,店小二半边脸都肿了起来,再也不敢出身。

角落里,少年微微皱眉,此人实在横的厉害。

那侍卫上楼不过一会儿,只听“嘭!”的一声,那侍卫径直从二楼楼梯滚了下来,嘴里还塞着那锭大银,模样滑稽之极。

李姓公子万没料到还有人敢拂自己面子,大怒道:“怎么回事?!”

那侍卫极为艰难的将银子吐了出来,语气里颇为惊恐,“少爷…他们…”

他话未说完,李姓公子已然当先往二楼走去,面上狰狞非常,“我倒要看看是哪条狗敢在我面前嚣张!”

他还未爬上二楼,忽见二楼拐角处走出一鹅黄衣衫的女子,她身后,跟着一红衣少年。

没有人注意那她身后的红衣少年,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那鹅黄衣衫的女子身上。

这女子年纪轻轻,身段却是极好,一张俏脸更是勾魂摄魄。

她的长发如黑曜石砌成的瀑布,乌黑亮丽。

她的肌肤,雪白剔透。

最为吸引人的是她那双眼眸,清秀水灵,宛如掉落凡间的精灵,灵动美丽。

角落里,少年也微微心动,但他的目光很快落在那红衣少年身上。

他的眉头皱的更深了,这少年生的英俊非凡,只是他一身浓烈杀气,让张羽无暇关注他的外貌。

李姓公子见那鹅黄衣衫女子看也不看自己,就要走出客栈,忽的挡住她的去路,面上挂着迷人的微笑,“今日是怎么样的幸运,竟能遇见如此美丽的仙女。”

鹅黄衣衫女子看着他,亦微微一笑,眼角微微弯起,脸颊边露出好看的酒窝,“今日是怎么样的不走运,竟能遇见挡道的恶狗。”

她声音清脆,空灵,听的人心神激荡,只是说出来的话可不像她的声音那么好听。

李姓公子面上怒色一现而退,复又笑道:“在下李德明。不知姑娘芳名。”

女子掩唇,一双美眸睁的大大的,似是很不可置信,“现在连狗都有名字了?”

李德明的脸庞一下阴沉了下去,他身旁的侍卫也已喝道:“哪来的泼妇,敢对我家公子撒野!”

他这一喝原本气势十足,正得意之时,忽觉脖子被人死死卡住,缓缓被人提起,对方用力之大,让他觉得是要这样掐断自己的脖子。

没有人看到那红衣少年何时动的手,他就好似幽灵一般。

鹅黄衣衫女子展颜笑道:“算啦。师兄你何必跟一个下人置气。”

红衣少年闻言,缓缓松手,那侍卫的身子一下瘫软在地,竟是昏死了过去。

李德明瞧得暗暗心惊自觉惹到了不好惹的人,当下欲悄悄溜走,忽听那女子清脆的声音又响起,“下人不懂规矩,该罚的,该是主子。”

李德明听到这句话,心中暗叫不好,只见鹅黄衣衫女子一步踏到自己身前,出掌如电,瞬间十数掌打在自己胸前,李德明的身子倒飞而出嘴角鲜血狂流。

女子还不罢休,一脚踩在他的胸口,李德明痛苦的惨嚎一声,又吐一口鲜血。

这鲜血却是溅到了女子的鹅黄衣衫之上。

女子俏脸含煞,“打扰我吃饭,还弄脏我的衣服?!”

说罢,纤手微抬,一掌打向李德明额头,这一掌若是拍实了,李德明断无幸理。

这一掌终究没有拍下。

黑衣玄衫的少年轻轻捏住少女的手腕,让她的掌势再无法落下。

“姑娘已教训过他,何必取人性命。”

少年的声音很平静。

少女瞪了他一眼,忽而又缓颜笑道:“是我的不是。”

少年见她认错,缓缓松开手,不料那少女忽而掌风一转,竟向自己打来。

这掌势内劲之强,绝非一般习武之人。

他真气尽散,修为全失,本断难抵挡这一掌,但他体内煞气失去了真气的制衡,反倒肆无忌惮起来。

他虽再不能施展琼霞神通,但当那最为纯粹的炎煞沁出体外,反倒让他在常人看来修为深不可测。

少女一掌打在他胸前的那猩红光芒之上,只觉入手滚烫,不由惊呼一声,缩手连退数步。

少年又惊又怒,若非他有煞气,对方这一掌若是打实,他不死也得去了半条命。

他再未料到这个看起来美丽的女子,下手如此狠辣。

他正惊怒之际,忽觉背后一道疾风掠过,他微微侧身,红衣少年一掌正落了个空。

鹅黄少女叫道:“师兄你别出手!”

红衣少年似乎对这少女十分听从,当下收掌再不出一招。

少女银牙紧咬,似乎对之前对方动都没动就挡了她一掌很是不服,脚下微动,掌风如电,逼向少年。

少年眉头微皱,他已看出这二人都有修为在身,且都不在他之下,这少女身法灵动,掌法疾如雷电,他若全力应战,难免因过度运用煞气而迷乱心神。

若不全力,断难全身而退,正自两难之时,心中微一计较,隔空一抓,将李德明昏迷的身子吸在手心,拎着他,身形一闪,遁了去。

少女微一愣,跺脚道:“竟跑了!”

红衣少年看了她一眼道:“打不过,自然要跑。”

少女撅嘴道:“无趣。”

她顿了顿,忽又掩唇笑道:“不过这人倒是迂的很,要跑还不忘带走那废物,当真怕我杀了他。”

红衣少年淡淡道:“杀了他,不过是脏了师妹的手。”

少女轻哼一声,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随手摔在地上,“就当赔偿你生意的损失。”

说罢,头也不回,与红衣少年走远了,留下一客栈的人目瞪口呆。

朦胧的月色静静洒在江都城郊,一偏僻山岗上,人影闪烁,似有人在此密会。

“李将军,你这个条件,确实很诱人,不过…”

一个清脆的声音从黑暗中缓缓响起,听来是个女子。

“不过什么?”低沉的声音应道。

女子道:“只不知此番,这个交易,是李将军你代表,还是代表朝廷?”

“自是圣上口谕。否则,李某便是有一万个胆子,也不敢擅自行事。”

女子顿了顿,轻笑道:“原来如此。只是朝廷的信誉素来让人担心。”

“你这什么意思?”

女子摇头道:“李将军所提条件,我会告知父亲。至于应承与否还得我看我爹的,相信李将军能够理解。”

男子点头道:“自然。”

他话音刚落,忽的轻咦一声,继而眼光看向一侧树林中,厉声道:“什么人!”

随着他话音,树影绰绰中走出一黑衣玄衫的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