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等你还复来》千金散尽还复来的读音 GAY吧 等你还复来LOLI

更新时间:2020-01-13 12:13:52

《等你还复来》千金散尽还复来的读音 GAY吧 等你还复来LOLI 连载中

《等你还复来》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橘猫遂我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昌京,墨衣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橘猫遂我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等你还复来》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昌京,墨衣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天智二十五年。 昌京。 繁华的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以及运河中大大小小的船只穿桥而过。 “主子,这就是你曾生活过五年的昌京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智二十五年。

昌京。

繁华的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以及运河中大大小小的船只穿桥而过。

“主子,这就是你曾生活过五年的昌京啊,与咱们汴京相比可差多了。”

“不能这么说,昌京地处东方,临近大海,水源众多。这里的百姓穿着、装扮以及习俗与地处内陆的汴京自然是有所不同。”

发问的人恍然道:

“原来如此,夏副……夏公子对昌京倒是很了解啊!”

“我当年……来过一回,那时,这里还叫秣陵城。”

那位夏公子似回想到了什么,面上微陷入沉思。

那问话的人一副书童打扮,那位夏公子一身劲装气宇轩昂,一看就是会武功的人。至于那位书童口中的主子,是一位翩翩贵公子,一身墨衣更衬得身形修长,只是神情有些清冷。

三人此时正立于昌京运河的石桥之上。

有萧声传来,悠扬清新的旋律,水润唯美的曲声。闻声望去,一位白衣公子立于船头甲板上,迎着水波徐徐吹奏。船穿过石桥,桥上的人瞧见那白衣公子的面容。

书童装扮的人忍不住感叹。

“好俊俏的公子!

劲装男子也似有所感,对着那墨衣男子道:

“这曲艺到有你的几分神韵。”

墨衣男子却仿若未闻。

从踏上昌京那一刻起,尘封的记忆如潮水般,纷拥席卷而来。

同样的繁华街道,同样的青瓦白墙,同样的曲深小巷,就连她最爱吃的那家烧饼摊,还在原处。

可一切又不一样了,这里不再叫秣陵,而那烧饼摊的老大爷早已去世,如今由他的儿子轮替。

也再也没有她穿梭在街道的身影。

事物转换,几经轮回,七年的时间,早已物是人非……

船舫。

“我还从未听你吹过这首曲子,这曲风曲调倒是很合这意境。”

“这曲子叫什么?”

“秣陵。”

“月落,你……”

船中一锦衣绣袍男子,盯着对坐的白衣公子,细长的桃花眼里含着一抹担忧神色。

白衣公子呷了一口茶,漫不经心道:

“你多虑了,我是一时来了灵感,吹着玩的。”

锦衣男子转而一声无奈轻叹。

“有时见你这样,我真不知该不该为你故作坚强而高兴。”

“难道你想看到我每日以泪洗面,郁郁寡欢而不得终。”

“我只是想告诉你,你不需要在我的面前强忍伤痛,你的心里的痛楚我都愿替你分担。”

白衣公子垂下眼眸,手无意识地抚摸杯沿,而后抬眸正视对方,语气坚定。

“那些日子已经过去了,不是么?”

船已靠岸,船中的对话还在继续。

“下月楚皇帝大寿,我需回去一趟,安排一些事宜。”

“你就在……昌京住上几日,你也有很久没有回来了。我前些日子已飞鸽传书给他,想必他已安排妥当。”

“完事后,我会直接去楚国,到时,我们在楚国汇合。”

“好。”

三人来到一间医馆外。

‘仁济堂’

进得医馆内,堂内的伙计发现有客人来,上前打招呼。

“请问你们几位是看病还是抓药?”

“看病需排队,抓药这边请。”

“我们来找良大夫”

着劲装的男子客气应道。

“哦,是来看病啊,那需要等一等,良大夫此时正在为其他病人脉诊。”

少顷,从内堂出来一人。

伙计过去与那人说了几句,那人望过来,面上有几分诧异,而后恢复神色,朝这边走过来。

朝着那墨衣公子颔首问道:

“不知几位来找在下,是为何事?”

“我们是为途尘神医而来。”

着劲装男子亦颔首回应道。

“我们知良大夫是途尘神医的传授弟子,想向你打听途尘神医现在何处?”

“师傅已在外云游多年,我亦是十几年未见过他了。”

“也不知他老人家现在何处?”

良大夫面露遗憾应答。

那书童打扮的人一听着急道:

“那我们该去哪儿找神医?这都已经出来五日了,再拖下,侯……”

“四喜!”

墨衣男子出声。

四喜自知失言,闭嘴退到一边。

“那便不打扰了。”

一行人告辞。

良大夫打量着墨衣男子的背影,似有所思。

“且慢!”

三人闻声回头。

“可否告知在下,你们找我师傅是为何事?”

着劲装的男子面色有些迟疑。

“我师弟曾与师父同去云游,或许会知晓师父如今的去处。”

话却是对着墨衣男子所说。

“能否请你师弟出来一见?”

墨衣男子道。

“我已收到他的飞鸽传书,这一两日应该就要到了。”

“敢问令师弟尊姓大名?”

“良大夫在哪里?”

着劲装男子的问话被一道微沙哑的叫唤声打断,众人闻声看去,一俊俏白衣公子,手里提着一个脏兮兮的小乞丐。

书童惊讶。

“这不是在船头吹萧的那位公子!”

不只是书童,其他人也同时认出来人。

“小小年纪就学会打架斗殴,影响社会公共秩序,你想长大后混黑社会,当古惑仔。”

“你别以为黑社会那么好混,古惑仔那么好当,说不定那一哪天你就嗝屁了!”

白衣公子没注意这边,在喋喋数落手中脏兮兮的小乞丐。

再看那小乞丐,早被白衣公子嘴里那一连串词数落得一愣一愣的。

“我说,良大夫人在哪儿啊?”

白衣公子似不耐烦了。

“师弟!”

良策此时回过神,认出他。

白衣公子也闻声侧头,扬唇。

“师兄啊,别来无恙!”

良策看向他手中被他像拎小鸡一样拎着的小乞丐。

“师弟,这是......”

白衣公子将手中的小乞丐提上前。

“这孩子不学好,和别人打群架,你看,手臂被人砍了一刀。”

说着指了指将那只血淋淋的手臂。

“你快给看看!”

小乞丐似不服气。

“是他们抢我辛苦讨来的馒头,我不给,他们就来抢,他们本来就是一伙的。”

“那你有没有听说过好汉不知眼前亏,馒头没了可以在讨,命没了你向谁讨要?”

小乞丐垂下头,嗫嗫道:

“我......你捏得我胳膊好疼。”

“废话,我不捏重一点,你的血早就流光了!”

书童不解道:

“你不是大夫么,为何不先给他包扎?”

“哦,太血腥了,还是让我师兄包扎吧。”

众人:“......”

将那小乞丐的伤口处理完,良策这才想起先前被打断的对话。

“师弟,这几位特意来此询师父行踪,你可知他老人家如今在何处?”

白衣公子对他们打量一番。

“不知几位找我家老头有何事?”

“在下姓夏,来此寻途尘神医医治我的亲人。”

劲装男子颔首。

白衣公子似遗憾道:

“真不巧,我与老头一月前已分道而行,只知他离去前说是会去蜀中,不知如今那老头已走到何处了?”

蜀中,蜀国都城。

“主子,只怕来不及了,我们必须尽快找到神医!”

白衣公子见那书童一副着急模样。

“不知夏公子的亲人得了什么病?有何症状?可说来与我听听?”

侯公子沉吟,而后开口。

“家父一直昏迷未醒,我们请了很多大夫,但大夫们都说他脉象平稳,不似生病或中毒之兆。”

“但前些日子,家父开始出现吐血,日渐严重,我们无法,只得来此寻求神医。”

“只是,神医他如今还不知在何处,唉......”

“如此说来,想必令尊的病情很是紧急。”

“或许,在下可以一试。”

“我虽没有完全习得老头的精髓,但对于一些疑难病症还是颇有心得。”

“我师弟这些年长随师父在外云游,他老人家的医术他早已掌握了七八成。”

墨衣男子微眯着眼审视从一进门就谈笑自如的白衣公子。

“请问令师弟如何称呼?”

白衣公子看过来,颔首,微笑。

“在下姓月,单字一个落。”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