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沧海夷珠》沧海遗珠的近义词 弱受 沧海夷珠免费下载

更新时间:2020-01-12 00:14:53

《沧海夷珠》沧海遗珠的近义词 弱受 沧海夷珠免费下载 连载中

《沧海夷珠》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垂枝银杏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李沧,李凉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沧海夷珠》的小说,是作者垂枝银杏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红花楹树细叶婆娑,已捱过了最热的那段时辰,巷子慢慢苏醒过来,叫卖声此起彼伏。 斜雨楼小主事领着两位公子与一个挽了双环望仙髻的年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红花楹树细叶婆娑,已捱过了最热的那段时辰,巷子慢慢苏醒过来,叫卖声此起彼伏。

斜雨楼小主事领着两位公子与一个挽了双环望仙髻的年轻女子,十来位随从左右护着,穿廊分柳,一路往『不醉不归』走去。

『不醉不归』是斜雨楼三座雅间之一,柴门竹篱,推门满眼碧竹,掩着一条青苔小径,行十数步,竹间小筑檐下挂了玉马儿随风叮当作响,内有有竹椅檀床、各色摆设。窗后遍植桃花,另有一番风情。前竹曰不醉,后桃曰不归,自成小小院落。

李凉指着柴扉上『不醉不归』的牌匾对柳心弦笑道:“我倒愿在此院求它一醉,且歌且啸,自在逍遥。”柳心弦扭开锁,嗔他一眼:“偏了你们住一日,明日须得过了我们斜雨楼才女那关,才能住在雅间。”

她感慨地***着锁子,三大雅间,今年还没人来住过呢。天天打扫,寂寞了这些好院子啊!

斜雨楼里唯一不单单认银子的地方,除了墨池里的藕,就是雅间了。与别家青楼相比,斜雨楼的雅间需要缴大笔银子不假,还有个附加条件:由一位坊间公认的才女,出题考公子,或是诗文,或是谜联,或是棋局,答得出,能得才女青睐,方有入住资格。

住进雅间的好处有许多,比如这是身份地位的象征,掏得起银子又能得个多才之名,只要年纪不到知天命,一般都会被坊间姑娘默认为最值得许芳心的客人。倘若从斜雨楼的雅间出去逛别家馆子,有姑娘肯倒贴也不足为奇。还有个切实的好处,住在雅间期间,不点姑娘时,姑娘能来雅间里探探客人,丫环享受同等待遇。

这有点坐拥满楼佳丽的感觉。

柳心弦瞧出李凉李沧能带着一群精壮随从,定不是等闲之辈,说不好是哪位高官家的公子。因不明所以,用香饼迷过他们的人,她有些心虚,又念着两位公子没给斜雨楼添是非,现在还要点一个没出堂的小丫环。遂自作了主意,收足了银子,把『不醉不归』先让他们住一天。

酒局上让小丫环陪着,喝一天能赚多少银子?还是雅间赚得多。三雅间都是兰妈妈倾心所建,每每跟客人提起,柳心弦都自豪得很:全康州,找不到比斜雨楼雅间更雅的地方了。她领着李凉李沧参观,顺便琢磨起要不要找上官云衣商量商量,降低雅间出题的难度,也好多赚银子。

李沧很满意,这地方清爽。李凉也喜欢得紧。柳心弦一脸笑意,掩不住身为斜雨楼小主事的骄傲,挥帕子唤来一直低头跟在后面的霏珠,对两位公子说:“公子们喜欢这院子,只管备了银子住下,我瞧着公子们都是年轻才俊,必不会被才女考倒。”又往前轻轻一推霏珠“我们的霏珠丫环就留这里伺候了,待会儿我再把我贴身的大丫环派两个过来服侍着,那些个随从大哥,且在客厅吃杯酒吧。”

李凉点点头。留下正心和格物,点了四个护卫守着院子,剩下的让他们自寻安置处。

柳心弦领了剩下的护卫要回去,走了两步又嘱咐霏珠:“霏珠妹妹,子时一过,公子若不放你回去,只管叫人来喊姐姐我。”李凉笑她多事,她一手叉了腰,作个护小鸡的姿态:“不许欺负我们丫环,不然呐……”

“不然怎样?”李凉斜靠着一株拳头粗的竹子问。

柳心弦笑道:“不然我就往酒里狠狠地掺水,让公子们真不醉。”

关好柴门,『不醉不归』属于李家兄弟。

李凉首先发了话,说是不打扰哥哥了,便笑嘻嘻带着自己的小厮格物,拉上李沧的小厮正心,往后面桃林里去寻清静。“哥哥,我在后头什么也听不到。”边走边扭头冲李沧挤眉弄眼。

正心悄悄对李凉说:“二公子,大公子一个人行吗?您又不是不知道,大公子他有时糊涂的很。”

李凉沉着脸揪住正心的耳朵:“一个青楼丫环,也值当你去添手划脚?好好跟格物学学,不该开口就别开口,照顾好大公子才是你的本分。回了长安继续给大公子贴告示寻名医。”正心唉呦着被揪进桃林。

石霏珠左看看,右看看,四周人都不见了,才大胆地坐到屋前竹椅上,吱呀吱呀寻了个舒服的坐姿,倚在椅背上看李沧冲她笑。

“我姓石,叫霏珠。你呢?”事关出堂,霏珠大大方方先问起来。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么。

“在下李沧,字北寒。”李沧忽又正经了,那神情让霏珠觉得她得站起来拱个手补一句“久仰久仰,幸会幸会”。霏珠从椅背上坐直,问他刚才那位公子叫什么。

李沧说那是他弟弟:“弟弟单名凉,先生说,凉是冷之始,寒是冷之极,才给我定下表字北寒。”

“北寒兄,幸会幸会。”霏珠终于没忍住,站起来作个揖,过了一把瘾。又绕着李沧转一圈,仰望这个比自己高出一头半还要多的高大男人,霏珠怀念起高跟鞋了……

“我可以提个问题吗?”霏珠眯起眼,逆着下午四五点的光,抬头看李沧。

李沧望着这个被日头照得脸上红扑扑的小姑娘,点点头。

“我觉得你跟我早晨遇到的不是同一人。你是不是还有个孪生兄弟呀?”霏珠观察良久,得出结论。

“现在的我,跟早晨的我,哪里不同了?”李沧伸手去摸霏珠的头顶,被她躲开了。

“早晨比较不讲理,还耍流氓挠我脚心。又霸道又黑心,一件破衣服就要价好几十两。”霏珠历数他的恶行:“而现在则像个谦谦君子,待我客气又讲礼貌,说话态度都好很多。唉,跟你说哦,我自幼跟着父母商队居于海外,没见过几位大唐公子,但我心目中的翩翩公子哥,跟我姐妹金英一样,是你弟弟那种类型的。”霏珠重新坐到竹椅上,两肘撑着椅臂,叉手托住下巴,缓缓说:“可惜他不如你肤色好,像个小白脸……现在的你自然比早晨的你更能让姑娘们着迷嘛。”

李沧拎过竹椅,摆到霏珠对面,学她那样坐了,认真地告诉她:“我没有孪生兄弟。”

“啊?难道是双面人?”霏珠嘟囔了一句。周围很安静,李沧听了个一清二楚,他笑容渐渐淡了,指着自己脑袋说:“我小时候摔着过,这里常常痛,爱犯糊涂,有时的确……如有得罪,还望见谅。”

这下惹得霏珠同情心泛滥了。她想到这个治病主要靠草药的年代,有个什么淤血压迫了神经也很难诊断,更别提CT之类。怜悯地伸手拍了拍李沧的膝盖以示安慰:“北寒兄,对不起,以后我把莲子妹妹分给我的糖,也分一半给你吃。”

李沧怔了一下,郑重地对霏珠说:“姑娘,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霏珠点点头。

李沧盯着她的眼睛,问:“你不是你爹娘亲生的吧?取个名字唤作‘是肥猪’?”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