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梅管家纪事》敌敌畏纪事 GC 梅管家纪事反攻

更新时间:2020-01-12 00:07:59

《梅管家纪事》敌敌畏纪事 GC 梅管家纪事反攻 连载中

《梅管家纪事》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杏花微影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梅思玉,紫霄宫

新书《梅管家纪事》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杏花微影,主角梅思玉,紫霄宫,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那人面无表情地冷冷道:“我核对过了,应当是这个,按照贵客的吩咐,从紫霄宫松风阁中取的货,请验收吧。” 白面书生笑笑,一挥手,林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人面无表情地冷冷道:“我核对过了,应当是这个,按照贵客的吩咐,从紫霄宫松风阁中取的货,请验收吧。”

白面书生笑笑,一挥手,林中飞出两个黑衣人,一左一右抓住梅思玉的胳膊,梅思玉只觉身体腾空而起,张大了嘴巴“啊——”的一声大叫,已被拉到了白面书生身后,那书生笑道:“不用验了,还从没听说妙手神盗失过手,余下一半货款明日付到,大通银庄的通兑金票,还请放心。”

黑皮靴子一点头一拱手,脚尖一点,人已如轻叶般向侧后林中飞掠不见了,轻功之高的确已臻化境。

白面书生似乎欣赏般看着黑皮靴子的身影感叹一声,转身,一双含笑的眼睛看向梅思玉,上下打量一番道:“原来是个半大孩子,你叫梅思玉?”

梅思玉点点头,白面书生又笑问道:“你害怕吗?”

梅思玉心中暗道:“废话,被绑架了还有不害怕的。”面上做出与自己身份年龄相符的害怕神情,怯怯地点点头。

白面书生和气地说道:“你若乖乖听话,我们便不会为难你,还会有你的好处,不要想着逃走,这是你做不到的事,也不要想着使Jian耍诈,否则吃了苦头可不要怪我没告诉过你。听明白了吗?”

梅思玉依旧怯怯地点点头。那书生似乎对梅思玉的表现在意料之中,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时林中又出来一名黑衣人,牵出四匹马来,白面书生骑一匹,一名黑衣人与梅思玉共骑一匹,另两人分别一匹,一行人上马后便开始催马小步急驰,西秀峰多生竹子,竹林密集,林中无路,很是难行,这一行人显然马术都极高,即使在这样无路的竹林,仍能灵活地控马快行。

梅思玉被一名黑衣人揽在胸前,不时低头躲避迎面低矮的树枝竹枝,心中忖道:“这些人想来和那个欧大人一样,也是想找凝露留下的什么东西,把我当成唯一的知情人了,只是我哪里知道什么凝露留下的东西,可若是他们知道我并不知情,只怕要杀人灭口,不,那是一定会杀人灭口的,现在他们应该是带我出紫霄宫所在地,紫霄宫也想找东西,不过好歹斯文些,有吃有喝还能睡懒觉,我是找机会逃走呢?还是想办法联络紫霄宫,让他们把我这件货物再抢回去?唉!方才那个书生说我逃不了,倒是句大实话,在这个武功当道的时代,自己简直就是件货物,只有给人拎来拎去,算了,当务之急,是让眼前这些人相信我还有些用处,先保住性命再说。”

梅思玉一面胡思乱想,一面双手紧抓着马鞍前桥,骑马自己可不会,在前世是贵族运动,这一世更没机会接触,无比佩服这些人把马匹驾驭得这么灵活自如,身后环住自己的黑衣人自己始终听不到他的呼吸声,只能看到抓住马缰的两只骨节如铁的大手。

这样奔驰了一阵,一行人在一处山谷停了下来,白面书生口中衔了一枚竹哨吹了几声,林中掠出一名黑衣人,抱拳道:“大人,休息的地方已预备好了,请随小的来。”

白面书生微一点头,一行人飞掠下马向谷中行进,前面引路的黑衣人不时向各个方向做几个手势,走了不多时停下,向山谷壁上爬去,半山壁上,有一处甚难发现的山洞,一行人进去,山洞中已堆了一些干草枯叶,用木炭生了火,串了些山鸡野鸟之类的烤着,一行人进洞休息,众人自觉地离那白面书生坐的地方稍远,梅思玉却被黑衣人带到白面书生对面坐着。

有人送过食水,梅思玉也分得了一块面饼和一块烤山鸡肉,折腾了一夜,早就饿了,烤肉没什么盐味,只是烤熟而已,梅思玉吃完了只觉口渴,又有黑衣人用竹筒递过茶来,众人吃饱喝足。那白面书生转向梅思玉道:“思玉啊,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可要好好回答。”

“这就来了!”梅思玉暗道,面上惶恐地点点头道:“我从不撒谎的。”

那白面书生对梅思玉的表现甚是满意,问道:“凝露你可认识?他可曾与你说过有什么东西放在什么地方?”

梅思玉一脸疑惑地道:“我自然认识,他是宫里的公子,后来被宫主罚做花匠的,再后来不知怎么就死了,你说什么东西——什么地方?”说罢挠挠头,做出一副不解的样子。

白面书生笑道:“你不知道吗?难道紫霄宫松风阁的人没有问过你?”说罢眼睛眯了一下,一道精光微微闪过。

梅思玉诚恳地答道:“紫霄宫的大人们确实叫我过去问过话,他们说凝露偷了宫里的东西,问我有没有见到。”

白面书生微微轻松地道:“对,我想问的就是凝露偷的东西,你可知道他放在何处?可是已被紫霄宫的人取走了?”

梅思玉道:“紫霄宫的各位大人并没有告诉我找到没有,只是让我说出凝露都说过什么话,昨天我刚说了一些,说是每天都要来问哩。”

白面书生更加松了一口气,问道:“你是说,他们还在每天问你话?还未问完么?”

梅思玉道:“这位,呃,先生,我前日被宫里的欧大人带去问话,才问了一下午,然后就被您给带到这里来了,我,我想,若是我还在宫里,欧大人还要继续问吧。”

“好好!太好了!”那白面书生搓搓手,面上微露兴奋之色。

又对梅思玉笑道:“既然这样,我来接着问,你须将对紫霄宫说过的话,原样不差的说上一遍。”

梅思玉做出错愕之色,随后面露无奈地答应道:“是哩,小的这就和大人说上一遍。”

。。。。。。

梅思玉说了半个时辰后,那白面书生听得一动也不动,旁边一名黑衣人则在旁边用笔在细绸布上记录,梅思玉说得详细无比,有时故意忘些细节,使所述情况显得真实无比,或者应该说,就是真实无比,因为梅思玉所说全是自己每天种花的经历,中间不时夹杂一两句凝露曾教自己的诗,说成是凝露种花之余,对花吟诗云云,显得更是身临其境,每到此时,那书生总要将这些诗句吟咏数遍,皱着眉头苦思,梅思玉肚里好笑,故意做出口干舌燥仍不敢停下的样子。

那书生听见梅思玉干咳几声,似乎回过神来,长吁一口气道:“罢了,你先喝口水再说。”

这般磨蹭到傍晚,梅思玉也才讲了自己种花五日的经历,心道:“继续让我讲下去也不难,就怕你没功夫听。”只是嗓子已哑了,这倒不是假的。

那书生也发现梅思玉嗓子已哑了,方才开恩道:“今晚歇息,明日再继续。”起身向外面走去。

梅思玉也暗暗舒了口气,喝了水靠在洞内休息。

[感谢您的阅读和支持!]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