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元始帝君》元始帝君123 SM 元始帝君Twink

更新时间:2019-11-27 08:14:10

《元始帝君》元始帝君123 SM 元始帝君Twink 连载中

《元始帝君》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盛世妖歌 分类:玄幻 主角:颜渊,秦婉如

独家完整版小说《元始帝君》是盛世妖歌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颜渊,秦婉如,书中主要讲述了: 咻咻咻! 一道道黑影从墙外冲进来,形成一道人墙,把颜渊和秦磊隔离开。 进来的人都是穿着黑色的铁甲,脸色冷峻,腰跨钢刀,浑身散发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咻咻咻!

一道道黑影从墙外冲进来,形成一道人墙,把颜渊和秦磊隔离开。

进来的人都是穿着黑色的铁甲,脸色冷峻,腰跨钢刀,浑身散发着强烈的气息。

这些膀大腰圆的汉子,正是秦家的护卫,每个人都有着天子一重或者二重的修为。

看到护卫冲进来,颜渊心中一叹,自己有些优柔寡断,错失了杀秦磊的大好机会。

秦婉如跑上来抱着颜渊的手臂,生怕他冲动跑上去送死。

护卫来了,肯定不会眼睁睁看着秦磊被弄死。

另一边,秦磊咆哮连连,丑态百出。

“你怎么……”颜渊想要责怪秦婉如为什么不出声,说到一半就戛然而止。

秦婉如不就是担心出现这种局面么,宁愿被人玷污,也不让儿子陷入险境。

“我说过不会让人欺负你的,我宁愿问心无愧地去死,也不愿苟且偷生含羞忍辱地活着。”

颜渊轻叹一声,上一世就是因为不堪受辱,才完成了纵身一跃的壮举。

“娘亲只想你能够好好活着。”秦婉如低着头,好像做错事的的孩子。

“若是族长敢包庇这个畜生,只怕也不能服众,我们不用怕他,一切自有公道。”

秦磊的哥哥就是秦家的族长,若不是这层关系,他这种废物又怎么能成为实权人物呢。

“公道自在人心,不管怎么样,娘亲不会让你出事的。”秦婉如目光坚定地说道。

“疼吗?”颜渊一边给秦婉如整理头发,一边轻声问道。

脸颊上的指引实在太刺眼了,甚至连眼睛里都出现血丝,可见秦磊下手之重。

最先来到院子里的,是秦磊的老婆,那个雨花楼的清倌人。

这个女人进来就扑倒在秦磊身上,哭天抢地,用最恶毒的话骂‘凶手’。

随后,秦风也来了,看到父亲这个样子,又羞又气。

作为秦磊的儿子,秦风来到这个院子的那一刻,就已经猜到事情的大概。

不多一会儿,秦家的族长也来了,后面跟着几位长老以及昨天晋升为天子的族人。

秦瑶赫然在列,被几个脸上挂着献媚笑容的族人围着,趾高气扬,神态倨傲,比嫡系还要威风。

“哥,你要帮我报仇啊,这个野种把我废了。”秦磊拉着秦刚的衣袖,声泪俱下地说道。

一个老者走上来,在秦磊身上点了几下,又给他喂了几颗药丸,鲜血立即止住。

“族长,这个野种下手太狠了,留着是个祸害,赶紧把他处死吧。”清倌人道。

“还能治,你给我安静点。”秦刚淡然道,瞥了清倌人一眼。

到底是族长,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清倌人立刻闭上嘴巴,事实如何,她心里也十分清楚。

护卫分开,秦刚阴沉着脸走上来,冷冷道:“目无尊长,出手毒辣,来人,把他带下去。”

颜渊不指望族长大义灭亲,只希望能够他稍微公平公正一点。

但是这位族长大人张嘴就要擒拿他,都不给他开口的机会。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怎么回事,他却全然不见,真是高估他们的底线了。”

颜渊嘀咕道,知道族长是担心自己开口,使得事情更加难办。

“这个畜生想要欺负我娘亲,废掉他有什么错!族长连问都不问一声,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拿人,只怕难以服众!”

颜渊声色俱厉地说道,既然你不给我机会,那我就主动抓住机会吧。

此话一出,不少人开始窃窃私语,都是一个屋檐下生活的人,谁不知道谁啊。

“你这个野种,休要含血喷人,谁不知道秦婉如是个不知廉耻的贱货,肯定是她想男人了,勾引我丈夫,族长,你可不要听信这个小子的鬼话啊。”

清倌人知道自家男人一直打秦婉如的主意,心中十分嫉妒。

这些年,她没有少给秦婉如使绊子,更是教唆秦风针对颜渊。

眼下这个时候,她自然是嘴下不留情,什么恶毒的话都能说出来。

“女支女,闭嘴!只有你才会天天跑去勾男人,睡男人!”

颜渊看到清倌人跑上去拉秦刚的手臂,心中咯噔一下,难道这个女人和族长也有一腿?

细细想来也不奇怪,这个风尘女子,怎么可能安安心心地伺候一个肥头大耳的废物?

“族长,赶紧把这个野种抓起来,浪费了家族这么多资源,不能轻易放过他!”

清倌人五官扭曲,女支女这两个字戳到她的痛楚,好像被踩到尾巴的母猫,一下子就炸毛了。

“颜渊,你愧对家族的期望,昨天试图对秦瑶意图不轨,如今又出手打伤长辈,乖乖束手就擒吧,念在你年幼冲动,我会考虑从轻发落。”

秦刚淡然道,一顶顶帽子扣下来,完全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颜渊太阳穴突突直跳,当真是气得不轻。

家族的资源谁都可以享受,自己没有得到半点特殊照顾,还经常被克扣。

昨天的事情,在场那么多人都可以见证,完全是子虚乌有,污蔑陷害。

今天这件事情,换谁来都不会轻易放过秦磊,完全都是常理之中。

“偏袒徇私都说得这么大义凛然,也亏你说得出口。”

颜渊冷冷道,发现自己的阴暗与这位族长大人比起来,简直小巫见大巫。

“不知道族长准备如何处置渊儿?”一直沉默不语的秦婉如,突然开口问道。

“听说颜渊成为天子了,那就废掉他的道心吧,小小年纪出手就这么狠辣,将来只怕会惹下大祸,做个平凡人反而更好。”

秦刚道,一副为颜渊着想的样子,都懒得问颜渊的道心有几色。

按照他的推测,若是颜渊的道心品级高,只怕早就想秦瑶那样耀武扬威报复仇人了。

颜渊看到秦刚这个表情,恶心得差点吐出来。

“族长,这样太便宜他了,我要废掉他的双手双脚,也让他尝尝这种滋味。”

清倌人恶狠狠地说道。

“族长大人还真是宽洪大量啊,居然只想废掉渊儿的道心,大伯,你就没有话说?”

秦婉如冷笑,扭头看着旁边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

这个大伯是秦婉如的父亲的哥哥,也是家族的长老。

“宛如啊,渊儿确实辜负了家族的希望,如今又出手打伤石头,着实不像话。这样吧,你把那柄剑献出来,我可以给你求情,让族长放渊儿一马。”

这位大伯犹豫一下,有些为难地说道。

“三长老,你怎么能帮着这个贱人说话,难道你也被她勾了魂!”清倌人怒道。

“李仙儿,现在是我在处理家务,你给我闭嘴!”秦刚竖起眉毛,呵斥清倌人。

这个风尘女子意识到这里面似乎有些猫腻,识趣地闭上嘴巴,退回去照顾自己的男人。

“事实如何,大家心知肚明,我只想要大伯帮忙说句公道话,你却想要趁火打劫,看来这个家真的待不下去了。”秦婉如平静地说道。

“我们本就决定把你们逐出秦家,既然如此,就在这里宣布吧,你们母子败坏家风,无视家规,被逐出秦家,把身上的东西留下来吧,那些东西都是家族的财产,另外,颜渊的道心必须废掉,对族人这般残忍,要是让他大摇大摆地离开,我秦家的规矩也就坏了。”

秦刚义正言辞地说道。

“手脚废了可以治,道心没了是不是也能治?族长大人,这就是你的规矩?很公平啊。”

颜渊讥笑道,最后一个字拉得老长。

族长都这么不要脸了,又揪着他不放,没必要对他客气了。

“看看你的态度,毫无悔改之意,说话阴阳怪气,目无尊长,来人,速速将这个小子拿下!”

秦刚脸上浮现出怒意,不想在给颜渊说话的机会,否则,自己的威严都会受到影响。

“哈哈哈,恼羞成怒了吗?”颜渊肆无忌惮地狂笑起来。

铁甲护卫走了上来,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寒光闪现。

“谁敢动我儿子!”秦婉如娇喝一声,手持一柄宝剑挡在颜渊身前,一改往日温柔的形象。

颜渊有些呆住了,想不到这个柔柔弱弱的女人,居然也会有英姿飒爽的一面。

这一刻,颜渊终于开始接受这位‘娘亲’。

“是那件法宝!”秦刚和长老们眼睛一亮,盯着秦婉如手中的宝剑,眼中滑过一抹贪婪之色。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