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曾有青松落色》青松落色指什么动物 GV 曾有青松落色小顶

更新时间:2019-11-12 16:06:30

《曾有青松落色》青松落色指什么动物 GV 曾有青松落色小顶 连载中

《曾有青松落色》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乐水13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谢松柏,颜颜

《曾有青松落色》作者:乐水13,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谢松柏,颜颜,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短短一个月时间,他已经可以和当地人交流了,当然不是流利的英语,甚至不是成句的英语,有时只是一个,或者两个单词,只要记住了大量常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短短一个月时间,他已经可以和当地人交流了,当然不是流利的英语,甚至不是成句的英语,有时只是一个,或者两个单词,只要记住了大量常用的单词,在那个大环境里,辅以肢体语言,基本别人都能理解他的意思。

楚建国坐在房间客厅里,说完了他的各项要求,这是一年前就为楚颜买好、装修好的房子了,就在学校旁边,装修成类似国内三室一厅的格局。

谢松柏拿着一支笔和一个笔记本,把他说的整整齐齐的记下来,没有一个字遗漏。

哪怕是他的秘书刘峰,也做不到这么仔细吧?

虽然之前条件差了一点,但他这么努力,对颜颜又这么好。

也许刘峰说的,可以考虑考虑?

“记好了,请问您还有什么要求吗?”谢松柏问他。

还有什么要求吗?

他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因为天天熬夜而堆积出的黑眼圈,说道:“最后一个要求是,晚上要睡早点,这样第二天才能保护好颜颜。”

这一条谢松柏没有记下来,他固执地看着楚建国,用很坚定的语气说:“我绝对不会让楚小姐受到一丁点伤害。”

只有两年多。

楚颜在这里留学最多只待两年半的时间。

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要补上落下那么多年的知识,彻底掌握在这里所学的东西,谈何容易!

如果不夜以继日,怎么可能做得到!

总有一天,他要堂堂正正地出现在那个女人面前,亲耳听她说,后悔当初所做的选择!

“爸爸!”楚颜在一边撒娇,“松柏晚上学习不会影响到保护我的,他就差弄个牌位把我供起来了!”

一边的刘峰忍不住笑了一声。

楚建国叹了口气,终究罢了。

夕阳渐渐下沉,只露出一个半圆。

楚颜回忆到这里,忍不住翻身看他。

“松柏,我一直不明白在华盛顿的那两年多里,你为什么那么拼命?甚至连陪我健身的时候都在默记单词?”

谢松柏望着远方,侧颜有些忧伤,语气里莫名的有一丝嘲讽和自弃。

“我是农村来的土包子,如果不努力的话,怎么会有今天呢?”

楚颜看着他的侧脸,歪着头疑惑的思考了一分钟,“可我总觉得,还有别的原因。不然你以前为什么不那么努力呢?”

谢松柏转过头,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发,“以后你会知道的。”

楚颜抱怨的瘪瘪嘴。

以前在华盛顿的时候问他,他也是这么说的。

她要到什么时候才会知道呢?

她抽回思绪,继续刚刚的话题,“不过你的努力是对的,第一年结束的时候,你已经学会了生活中和课堂上所用到的所有英文,可以在课堂上与美国的教授流利交流,阅读全英文的AER,专业的课程也到达平均水平,成为我们商业系历史以来进步最快的同学。”

“在第二年里,你和教授联名的论文被发表在权威期刊AER上。你成为所有老师的得意门生,所有同学尊敬、效仿的对象。最重要的是……”

楚颜转头看他,脸上泛起一抹红色,“你赢得了爸爸的认可,他开始支持你在美国成立小型的投资公司,把你当作……未来女婿来培养。”

谢松柏看着她,他的眼眸深不见底,几乎要把人吞没进去。

谢谢你,颜颜。

是你给了我重新做人的机会。

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自己永远不要伤害你。

当海平面彻底吞没整个夕阳,夜幕降临。

楚颜献上自己的双唇,温柔地吻他。

他们在北海道海豚纪念碑旁的沙滩上拥吻,路过的人都为他们祝福,祝福他们成为世界上最完美的眷侣。

而在世界的另外一个角落,山间别墅里的日子,除了白天黑夜,没有一丝变化。

楚小青正在做晚饭。

她烧了大大的一锅水,把手里的那小块烟熏火腿洗了一遍又一遍。

这几天她习惯了慢吞吞的干活,能用一分钟干完的活最好干十分钟,能只洗一遍的菜最好洗十遍。

因为一旦煮完了饭,洗完了碗,就意味着她又陷入了孤独,一个人守着一栋空旷的别墅无事可做。

火腿的表皮已经从白色渐渐被洗成黄色,最后被洗脱了一层薄皮,变成了红红的火腿肉色。

不能再洗下去了,不然肉越来越少,就要饿肚子了。

她慢吞吞地开火,倒油,炒了一个火腿肉。

又用切得细细的土豆丝,做了一个薄薄的土豆丝饼。

已经没有汤菜了。

所以今晚的汤是熬得浓浓的米汤。

这米汤她用小火足足炜了一个小时。

反正如今的她,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可以吃饭了。

她看着桌上的饭菜,想起儿子最喜欢吃这个土豆饼。

养父母在家里吃得都很简单,以前偶尔回去小住都是她买菜做饭,如今没有她的陪伴,安之在那里能吃的惯吗?

他会哭着找妈妈吗?

家里打电话给她,打不通会着急吗?

还有宇坤……他现在处于什么状态?

还有自己……

谢松柏已经很多天没露面,不说别的,别墅里的食物已经消耗殆尽,明天的食物都是问题,她真的会被饿死吗?

……

花了那么久做的菜,她忽然一点胃口也没有了。

窗外的天已经黑透了。

她没有洗漱,转身上楼,爬上床,用被子把自己紧紧地捂起来。

午夜一点,她在睡梦中惊醒,意外地,她发现自己被一个人从背后紧紧搂在怀里。

短暂的惊慌后,她忽然意识到这个人是谢松柏——他有一双与他身高完全匹配的手掌,又大又厚,可以把她的两只手紧紧的包裹。

这是她这八九天已来接触到的第一个人……第一个会呼吸、有温度、能说话的生物。

他本该是她,害怕的、不想见到的人。

但在此刻她竟然特别感动。

夜色让人变得脆弱、丧失理智。

这么多天来积压在心里的恐慌、寂寞和委屈,在一瞬间爆发了。

她忽然转过身趴在他怀里抽噎起来。

他没说话,只是把她紧紧的包裹在怀里。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